图文:生如夏花 绽放异彩
2015/4/6 11:02:37


  有一群人,他们彼此并不认识,却有着共同的信念和态度。他们选择在身后捐出自己的遗体器官,帮助他人,造福后人,让生命升华,让大爱延续。但在武汉这座有着1000多万人口的城市里,这个群体仅有7915人。
  今天是武汉遗体器官捐献者纪念日,让我们走近遗体器官捐献登记志愿者—
  生命因馈赠而精彩
  志愿者:我省首例综合遗体器官捐献者魏霞之兄 魏高潮
  23日清晨,麻城市第二人民公墓在薄雾下隐约可见。75岁的曾凡香坐在家门口的小凳子上,望着公墓的方向,右腿高位截肢的儿子魏高潮正在帮右手萎缩的母亲梳头。
  曾凡香的女儿、魏高潮的妹妹—魏霞,是我省首例人体综合捐献者。2010年11月17日,35岁的魏霞因病医治无效去世后,她的肾、眼角膜、皮肤等器官按照她的遗愿,捐给了需要的病人。她生前同病魔斗争、死后无偿捐献器官的事迹感动了众多读者,上百人纷纷与武汉市红十字会签订了遗体器官捐献协议,成为遗体器官捐献志愿者,包括她的家人。
  当时,除了魏高潮,魏霞的父母、姐姐都争相在遗体捐献卡上签字。“这样的决定,让我们感觉和魏霞永远在一起。”魏高潮说。
  魏霞病重离婚后在娘家住了5年,本就受到村民排挤,死后又捐献器官,更是招来很多闲言碎语,家人一度承受着巨大的社会压力。就连魏霞出殡时,许多乡亲“不敢”甚至不愿前往与她告别,理由是怕沾上“晦气”。
  好在魏霞生病期间得到爱心人士的帮扶,她走后,爱心人士也未远离。魏霞父亲于2012年患胃癌去世,因多器官衰竭,未能完成捐献,爱心人士将其体面地送上山;曾凡香年老多病,爱心企业家王程、刘坤等每月送上善款;老房子破旧不堪,大伙帮扶魏高潮建起了两间新房,如今,魏高潮开副食店,乐观地挣钱赡养老母。“在穷山沟,大家对器官捐献不理解,不怪他们。”魏高潮已释然。他说,妹妹去世当年,全村连个畜牲也没有损失。事过多年,村里已经少有人议论妹妹。
  用同样的方式回报重生
  志愿者:省直机关公务员 王选(化名)
  “成为一名遗体器官捐献登记志愿者,是我回报社会、回报生命最好的方式。”24日,王选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2008年12月,他被查出患有肝硬化晚期,唯一的希望就是肝移植。但他搜查资料发现,我国每年大约有150万名患者需要器官移植,而器官移植手术仅有1万例左右,这样的现实让他陷入绝望。
  哪里才能找到相配的肝源呢?王选几乎没抱希望。病魔一天天吞噬着自己,家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无能为力,只能看着他一天天消瘦。
  在漫长而艰难的等待中,一个好消息打破了长久笼罩在全家人头上的乌云:肝源找到了,马上做肝移植手术!
  王选和家人万分激动,总算从鬼门关逃出来,顿时又有了活下去的希望。“我的生命是最亲爱的陌生人给予的。”重生后的王选总忍不住感慨,“因为有了器官捐献者,我现在才能继续感受这美丽的世界。”
  怀揣一颗感恩的心,王选决定传递这份生命的大爱。2009年10月,他加入了遗体器官捐献登记志愿者行列。他还和与他有着类似经历的朋友们,创建湖北肝移植受者康复联谊会,积极宣传器官捐献知识,开展各种爱心帮扶活动。“希望通过我们的故事,呼吁更多人勇敢地加入到遗体器官捐献队伍,让更多生命垂危的患者得到重生!”
  把一生都献给器官移植事业
  志愿者: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 陈知水
  24日上午10时,陈知水正在全力抢救一位器官衰竭的病人:“病人情况非常危急,家属配型失败,必须尽快找到器官移植供体,否则有生命危险!”
  作为国内器官移植领域的著名专家,陈知水每天都在为该院等待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19 中国器官捐献网 电脑版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