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6岁男孩患绝症去世 身后捐出器官挽救3名病人

[日期:2006-09-11] 来源:法制晚报  作者:摄/胡适海 [字体: ]

 

曾经幸福的一家三口(中间为小闫靖,两边是闫靖的父母)

闫靖去了,安详地躺在病床上,闫靖的姥姥、姥爷抚摸着孩子的脸痛哭

  昨日上午9时20分,中国器官捐献管理委员会执行主席陈忠华在电话中非常激动地告诉记者:“闫靖的器官移植获得成功,挽救了3个人的生命!”听到这个消息,闫靖的父母终于获得了一些安慰,他们的愿望成功实现!

  昨天早晨,三架载着生命希望的飞机从北京起飞,飞往武汉、上海和深圳。随着飞机落地,武汉和上海的三台手术立刻进行,小闫靖的肝脏和两个肾脏,分别为三个人进行移植。一场生命的接力,在进行着。

  今天上午,陈忠华告诉记者,闫靖捐献的两个眼球也已经安全抵达深圳,目前保存在国际狮子会深圳眼库。如果找到合适的受体,就会在近一两天之内进行手术。

  闫靖病情渐恶化 昨凌晨停止呼吸

  9月7日,闫靖开始出现昏迷、意识不清等症状。8日深夜,闫靖的病情逐渐恶化。9日凌晨零点30分,最后一次检查确认,孩子自主呼吸完全停止,脑干反射完全消失,医生宣布孩子已经死亡。

  闫靖的父母、姥姥、姥爷、舅舅、舅妈等10多位亲属围在孩子身边,谁也不说一句话,只听到轻微的哭泣声,病房里的气氛出奇地安静,闫靖看上去是那么安详,姥姥、姥爷抓着孩子的手,似乎永远也不想松开。

  那一刻谁都没有说什么,亲人的悲伤和众人的敬意,送别这个年轻的生命,也感谢他带给别人生机。

  连夜手术取器官 避堵车绕行小路

  8日深夜,连夜赶到医院的陈忠华确认闫靖的眼球、肝脏和肾脏可以进行移植。当孩子去世后,一场生命的接力马上开始。

  陈忠华说,在确定小闫靖符合器官捐献条件、家属同意并签署相关文件后,他立刻与各医院联系,寻找合适的受体。上海和武汉的医院反馈,有三个孩子需要进行移植。

  9日凌晨3点,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手术,陈忠华和北京的两名医生带着保存好的器官从张家口出发,立刻赶回北京。他们需要在最快的时间内赶到机场,将这份生命的希望送往各地。

  “快到北京的时候,我们在八达岭高速遇到了堵车。为了赶时间,我们只好绕了几个村庄,走田间小路。”陈忠华说。

  三架飞机赴三地 移植手术已完成

  9日早晨7点,陈忠华一行终于赶到首都机场。7点半,孩子的眼球被交给深航班机转运深圳。8点半,孩子的肝脏和一个肾脏被第一班飞往上海的飞机带走。陈忠华则亲自护送另一个肾脏飞往武汉。

  飞机一落地,三台手术立刻进行。在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两个患者进行了移植手术。一个16岁的孩子接受了小闫靖的一个肾脏,另一个25岁的成年人则接受了闫靖的肝脏。医生介绍,这个成年人的身材较矮小,所以也可以接受孩子的肝脏。在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闫靖的另一个肾脏移植给了一个17岁的孩子。

  今天上午,陈忠华在电话中告诉记者,这三个手术已经顺利完成,目前患者情况稳定。

  孩子心脏没捐献 闫靖爸略有遗憾

  闫靖的父亲闫立斌在得知三个手术已经成功后,告诉本报记者:“这两天我们真想孩子啊,想到失去了儿子就伤心。不过现在心愿实现了,我们心里也好受一点。虽然有点遗憾,孩子的心脏没能捐献,但是我们一大半的心愿实现了。明天我们要给孩子办个告别仪式,按说这么小的孩子不用这么办的,可是我觉得我的孩子很伟大。让所有关注这件事的人,都知道他还活着,永远活着……”

  记者拨通了陈忠华的电话,他告诉记者:“闫靖父母这种捐献器官的举动,非常理性,他们在痛苦中作出这个重大决定,对家庭、对社会、对患者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他们的这种举动,将在推动社会爱心奉献、医疗立法、畅通器官捐献渠道等方面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我代表中国器官捐献管理委员会向他们致敬!”

  闫靖走了,他年仅6岁零5个月13天!虽然科学已经挽救不了他的生命,但他把器官留给了他人,科学用他捐献的器官挽救了他人的生命,他永远活在父母心中!

  对话器官捐献委员会执行主席

  器官捐献有渠道只是捐者不知晓

  记者:闫靖是器官捐献管理委员会第几例成功捐献者?

  陈忠华:我作为器官捐献管理委员会的第一任执行主席,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分会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工作,今年8月1日我们成立了器官捐献管理委员会,负责全国脑死亡患者的器官捐献工作。

  目前国内器官捐献都是由我们这个团队来操作的,闫靖是器官移植学分会第23例、也是器官捐献管理委员会成立后第2例成功捐献者,他之前还有一例是成年人捐献。

  记者:小闫靖父母的捐献愿望实现了,但是他们联系捐献的过程却十分曲折:一边照顾病重的孩子,一边一家一家地联系医院、机构,却没有什么回音,这样的例子是不是很多?

  陈忠华:目前已有30个家庭向我们表示了捐献的意向,其中23例成功,捐献的器官数有100多个,90多个需要接受器官移植的人因此获救。从实际情况来看,愿意捐献的人并不少,但是很多人都是因为不知道与哪里联系而无法实现。所以像闫靖父母这样的情况,并不是少数。

  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机构,我们正通过媒体、建网站等方式公布联系方式。我的手机号码就是捐献热线电话,除了在飞机上,我是24小时开机的。

  只能接受部分捐献未来有望全民登记

  记者:器官捐献主要针对什么样的患者?

  陈忠华:现在我们的工作重点是接受脑疾病和脑外伤等患者的捐献,也就是说,针对深昏迷、正在用呼吸机又愿意捐献的人。

  我们也欢迎其他愿意捐献的人咨询,包括填表格登记。但是正常人出现脑部疾病、需要上呼吸机的概率是百万分之一。因此,只有全民登记才有实际效果。希望在未来的5到10年内,能够推动开展全民化的登记。(本版撰文/记者姚奕《张家口晚报》记者胡适海)

  绝症儿捐赠回放 欲留角膜看世界绝症患儿捐赠难

  张家口6岁男孩患上恶性脑瘤,贫苦父母决定无偿捐赠孩子器官却屡屡“碰壁”。

  “我想等孩子‘没了’以后,无偿把孩子的眼角膜、心脏、肾脏等捐出来,去救活别的孩子,我会觉得开心。”绝症患儿的父亲闫立斌说。当时,闫靖所住的脑科医院得知他们这一愿望后,医院信息部帮忙找到了很多医疗机构的电话,让他们试着联系。没有想到,电话联系的结果却让他们失望。

  新闻报道引关注北京寻合适受体

  “第一次去北京是为了救我的孩子,这次去北京,是为了救其他的孩子。”今天上午,闫靖的母亲段春琴在电话中对记者说。

  昨天,本报和《张家口晚报》共同报道了6岁的张家口儿童闫靖身患重病,他的父母希望在儿子“去”后捐献器官的消息,引起了多方的关注。多家医院先后与闫靖的家人取得联系。最终,北京的一家医院称已找到合适受体。

  北京专家河北会诊绝症儿特护“谋”生

  北京某医院的心外科专家赶到河北北方学院附属第二医院,他们会同二附院的神经科、呼吸内科等各科专家,共同为闫靖会诊。

  河北北方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决定成立医疗专家小组,全面做好患儿器官捐献前的准备治疗工作,并成立特别护理组,进行24小时亲情护理。

  闫靖病情与捐赠时间表

  2003年 年仅3岁的闫靖被诊断为脑瘤,在张家口当地的医院做了脑瘤切除手术

  2006年4月孩子病情复发,父母带他来到北京检查,医生给的建议是:继续治疗只会“人财两空”

  8月16日 不忍看孩子被病痛折磨,父母带孩子再次来到北京住进医院

  8月21日 医院为其做了脑室腹腔分流术

  8月29日 闫靖喝牛奶时出现呛咳,导致窒息,经抢救好转。专家会诊后认为,手术已无意义,劝家属放弃治疗

  8月31日 闫靖父母在放弃治疗书上签字。并表示孩子“去”后,无偿捐赠孩子器官,但联系北京的多家单位无果9月9日 闫靖在河北北方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去世

  9月9日 闫靖的肝脏和两个肾脏飞往武汉、上海和深圳,分别为三个人进行移植

更多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琛ㄦ儏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