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伴在生与死的边缘——湖南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的故事

[日期:2017-06-10]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卢小伟 王亚奇 [字体: ]

    湖南省红十字会副会长王广宇等领导为优秀协调员颁奖。

    李翠英(左五)完成逾200例器官捐献协调工作,获评全国优秀协调员。

    周玲(左四)获评全国优秀协调员,得到中国红十字会会长陈竺接见。

  世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和至亲至爱阴阳两隔;世上最开心的事,也无外乎看到亲人与死神擦肩而过,重获新生。在生死转换之间,有一种被称为“人体器官捐献”的大爱之举,闪耀着人性的光芒;有一群被叫做“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的人,在生与死的边缘,推动、经历、见证着这些人间大爱。

  6月1日,2017年度湖南省人体器官捐献工作会议期间,我省10名优秀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获得表彰。他们和曾经的获奖者一起,分享了荣誉,也分享了工作中那些被误解、被感激、被铭记的,和生命有关的点点滴滴。

  与时间赛跑的人

    湘雅二医院协调员刘亚杰在指导病人家属填写捐献志愿书。

  刘亚杰站在获奖者中间,手捧证书和奖杯,正视前方,面露微笑。三年多的协调员工作,定格成眼前的画面,和内心的感慨:“走过一程又一程,遇见一人又一人,经历一个又一个故事,感谢你让我接受生命的洗礼,时刻与大爱相伴。”

  刘亚杰是湘雅二医院的一名协调员。本来的理想是当解放军战士,英姿飒爽,随时待命,结果现实和理想错位,四年前进入湘雅二医院成为器官捐献协调员。

  “虽没有实现当初的梦想,也不是英姿飒爽,可每天照样24小时不关机,随时待命。”刘亚杰笑称,虽不是军人,倒是和军人的状态有几分相似。

  如她所言,器官捐献是一项与时间赛跑的工作。从逝者身上获取器官,保存,运输,再移植到受捐者身上,整个流程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湖南省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主任何一平告诉记者,在器官移植中,一个被反复强调的概念叫“热缺血时间”。指的是器官从供血停止到冷灌注(冷保存)开始的时间,这一期间对器官的损害最为严重,一般不超过10分钟。

  也就是说,在病人心跳停止后,多耽误一秒,就增加一份捐献失败的风险。

  因此接到器官捐献的消息后,刘亚杰会立刻出发,“一分钟也不耽误”。由于很多潜在的器官捐献者都是因交通事故或突发疾病辞世,在深夜、凌晨、恶劣天气里接到电话,是常有的事。

  去年3月底,一个紧急电话訇然响起,通知刘亚杰去评估一个溺水并心肺复苏的患儿。“那天下着大雨,患儿的身体情况不是很乐观,随时有生命危险,家属情绪很不稳定,催得很急,电话里面说最多会等30分钟。”刘亚杰回忆,到达现场后,她配合医生维护患儿生命体征,同时耐心安抚家属情绪,向家属仔细讲解器官捐献的具体流程。等完成工作从医院出来,却发现停在路边的汽车意外丢失。

  原来,为了赶时间,她把车违规停在路边,被交警拖走了……

  那些伤怀与感动

    作为总协调员,湖南省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主任何一平(左一)深入一线指导工作。

  也许你要问,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是什么?实际上,它是随现代医疗科学技术进步而出现的新事物,是专业人员的新设置。

  众所周知,器官移植是治疗大多数重症患者最有效的方式。但器官移植的前提是器官捐献。曾经,由于器官捐献率低,多年里器官来源多是死囚,这在国际社会引发争议。

  2010年3月,中国红十字会和卫生部联合启动了全国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借鉴国外经验,设置协调员,身处医院、受捐者和潜在器官捐献者之间,以第三方身份,沟通、推动、见证捐献工作的完成。

  湖南省是首批试点省份之一。作为湖南省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主任,何一平可谓总协调员,见证了我省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群体的成长。

  何一平回忆,启动试点时,她从事了将近7年的骨髓捐献管理,经过研究,组织决定让她来负责协调员的试点工作。这可是一片空白,她坦言,“多少有些顾虑和担心”。

  何一平的担心不无道理,没有管理办法,没有规程,没有工作指南,一切都要在摸索中进行。有些时候,还要借助“善意的谎言”。

  在具体的协调中,何一平最为伤怀又感动的是,很多同意或主动提出捐献亲人器官的家属,都有一个朴素的愿望,即希望亲人的生命通过器官捐献,以另一种形式得以延续。她和同伴们内心深处的那片柔软往往在这一刻的叩击下痛彻心扉。

  有一次,一对父母意外失去了自己年轻的儿子,悲痛欲绝的双亲接受不了阴阳相隔的事实,决定通过捐献器官来寄托哀思、寻求慰藉。经过协调,年轻逝者的肺、眼角膜成功移植,心脏却没有能继续跳动。为了不让家属再度悲伤,消息传给他们时,变成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从人道主义出发,充分尊重家属的意愿。当生命不可挽回时,让生命继续延续,这就是我们要做的工作,但这个过程要非常的人性化。”何一平说道。

  误解、压力和坚持

    协调员们在安慰逝者亲人。

  然而更多时候,合适的器官并不会主动送上来。协调员要面对的,是潜在捐献者家属的误解、冷眼甚至敌意。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在儒家传统观念的影响下,没有谁不希望自己的亲友完整地离开人世。眼看一个鲜活的生命悬在生死边缘,随时都有可能撒手人寰,悲伤的家属亲人最不希望受到任何形式的打扰,何况是来劝说他们捐出亲人器官的人。因此,在他们眼里,器官捐献协调员是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 ”。

  做了6年协调工作的李翠英,对此深有体会。湖南成为首批试点省份后,李翠英是第一批专职器官捐献协调员,参加了全国第一期协调员培训班,至今独自和参与完成了超过200个器官捐献成功案例。

  李翠英向记者讲述了这样的故事:2014年3月底一天晚上,在一名捐献者的追悼会上,愤怒的逝者家属将她团团围住……

  “究竟是干什么的,卖器官的?”

  “收了人家多少钱?”

  还有一次,一位父亲陷入深度昏迷,在医院ICU门口,李翠英面对病人1米8身高的儿子,刚要询问病情就被对方质问,“你是干什么的?”等不及回答,一只怒气冲冲的拳头,就要落到她瘦弱的肩膀上。

  误解之外,协调员还要想办法消除病人家属的另一个疑虑:如果答应了捐献器官,医生会不会放弃治疗或许还有一丝希望的病人?尽管很多时候,病人离世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事实。

  凡此种种,压力重重。但由于最初协调员太少,李翠英只能勉力前行。

  正因如此,有些同伴选择了离开。何一平向记者透露,很多协调员的工作“寿命”只有1到2年。

  李翠英为什么能一做6年?回忆过往,当她还是湘雅三医院移植科的一名护士时,每天听到最多的,是来自那些生死边缘、奄奄一息的病人们在发问:李护士,我什么时候能等到器官?很多人,就是在这样日复一日的询问和等待中悄然离世。

  中国每年有30万病人在生死线上排队等候器官移植,但只有1万余人能通过器官移植获得新生。

  这,就是李翠英和同伴们坚持的原因和意义。

  期待更多的阳光

    受捐者重获新生。

  凭借着耐心、坚持和努力,协调员们消除一个个病人家属的误解,完成一个个器官移植案例,拯救着一个个濒临死亡的生命,为他们灰暗的日子带来一片片光亮。

  受捐者感激协调员给他们赢得了新的生命机会,捐献者家属也由当初的误解变为欣慰:亲人的心脏还在跳动,孩子的眼睛还能看到美丽的风景……

  现任益阳市红十字会副会长的周玲,也是一名器官捐献协调员。她还清晰记得第一次协调捐献的情形。2012年11月的一天凌晨,器官获取完成之后,一行人送捐献者遗体上车,逝者的女儿拉着她的手说:“同意捐献,是因为我信任你。”周玲听后,“一股暖流涌上来,非常感动,冲着这份信任,也要认真地做下去。”

  这一做就是5年。去年1月,周玲在一篇《阳光下》的文章里回顾了自己几年来的工作与思考:“器官捐献不是单纯地完成一份工作,而是在实施一项神圣的生命工程。每完成一例捐献,就可能帮助到几名在生死线上徘徊的重症病人。所以我们应用心对待,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挽救更多等待中的生命。也只有这样,我们自己的生命才会更有价值。”

  《阳光下》在网络上引发了广泛的共鸣和赞叹,器官捐献协调员的工作,也被更多人知晓。去年5月,周玲获评全国优秀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

  也正是这几年,中国的器官捐献事业稳步发展。2010年启动试点;2013年世界卫生组织官员表示,“中国器官移植事业走在正确的道路上”;2015年,国家全面取消死囚器官捐献;截至2016年12月31日,遗体和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人数达到169860人,全国累计实现逝世后器官捐献9996例,捐献大器官27613个。其中,2016年全国实现捐献4080例,捐献器官11296个,比2015年度增加47.5%,报名登记器官捐献志愿人数104538人,比2015年度增加3倍多。

  采访临近结束,记者对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之付出偶有所感,故将东坡先生《江城子》一词改写如下:陪临生死两茫茫,细思量,寝食忘。有口莫辩,惟求能体谅,纵使苦累仍担当,尘满面,道正长。夜来幽梦黯忧伤,小轩窗,咋梳妆?四处奔波,所见泪千行,料想回回肠断处,慰亲友,化冰霜。致以此作为感怀与钦佩,献给那些可爱的协调员。

  “随着器官捐献事业进程的加快,期待着能有更多的阳光照耀病人,也照耀我们。”相信周玲和协调员同伴们的身上,在不久的未来,定会是一片阳光。

  链接:关于器官捐献,你可以知道这些

  1、怎么判定亲人有没有死亡?

  何一平:现代医学公认的最为科学的死亡判定是脑死亡,现行的《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工作指南》中,死亡分三类,脑死亡、心死亡和心脑双死亡。

  实际执行中,也是由于没有针对脑死亡的相关法律法规,在中国,多数捐献案例都是在按照心脑双死亡的标准——即患者符合脑死亡判定标准后,经直系亲属同意,撤去生命支持系统,之后,患者心跳停止,再行器官获取。

  2、捐献意愿可以改变吗?

  何一平:可以。如果捐献意愿发生改变,随时可以变更或撤销捐献志愿登记。

  3、成为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者,一定会实现捐献吗?

  何一平:完成志愿登记,仅仅是器官捐献意愿的表达,最终是否能实现捐献,要等生命离开时,要进行严格的医学评估,并通过直系亲属的一致同意。所以,不是有捐献意愿就一定能达成捐献的。

  4、签署器官捐献志愿登记表后,一旦遇上意外,医护人员会放弃救治吗?

  何一平:拯救生命是每一个医护人员的天职,每个生命都会得到应有的尊重,无论表达过器官捐献的意愿与否,都不会影响登记者得到应有的抢救和治疗。

  5、什么情况下才回启动器官捐献流程?

  何一平:当生命不可挽救时,如果本人生前没有表达不愿意捐献器官,可启动器官捐献程序,首先要经过严格的医学评估,如果适合器官捐献,将核实志愿登记信息,同时征求家属意见,做捐献确认。

  6、家属如何做捐献确认?

  何一平:无论本人生前是否为捐献志愿登记者,都要以书面形式征求直系亲属意见,父母、配偶、成年子女在《人体器官捐献确认登记表》上共同签字确认,或委托代表签字确认,方可捐献。

  7、如果家属不同意,能进行器官捐献吗?

  何一平:如果直系亲属中有任何一人不同意,就不能进行器官捐献。

  8、如何表达器官捐献意愿?

  何一平:一是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点击“报名登记”,表达器官捐献意愿,生成精美电子登记卡。

  二是可以登陆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网站(www.codac.org.cn),点击“报名登记”,表达器官捐献意愿,生成精美电子登记卡。

  三是可以到当地红十字会器官捐献管理机构,填写并递交《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表》,报名登记器官捐献意愿,获得实体登记卡。

  四是可以通过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相关网站和其他授权渠道进行登记。此外,社会公众、广大爱心人士还可以向湖南省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拨打捐献咨询电话0731-82584949 。当然,公众器官捐献意愿可随时更改或撤销。(记者 卢小伟 王亚奇)

更多
打印 | 录入:玉观音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琛ㄦ儏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