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器官捐献者纪念碑,初探之旅

[日期:2015-07-10] 来源:  作者: [字体: ]

  石门峰公园哀而不伤。如果不是一转头瞥见山上横纵排列的公墓,你会以为这是一个溯祖问源的圣地。我们沿着大路走,左侧是白色的欧式建筑和百家姓公园,配以巨型扩音器里的颂歌,右侧是烈士名人纪念园。满眼都是圣洁。


  来祭祀亲友的人不算多也不算少,时不时有私家车向山上开去。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哭天喊地,甚至没有面带哀容,烧纸、上香、聊天,就像平时走亲访友一样。我想大部分人走出哀伤后都会明白,人的生老病死都是常态,纵使有遗憾也不能阻挡活着的人过好眼下的生活。


  我们到达武汉遗体捐献者纪念碑后很幸运地遇到一位女士带着女儿来碑前看她的母亲,于是我们等在一边,打算在她们结束以后再上前聊聊。后来那位阿姨告诉我们她姓陈,母亲是2012年9月因为乳腺癌去世的,走之前一直希望捐出自己的器官,家人在老人逝后把遗体捐给了中南医院,最后老人的眼角膜为三个人找回了光明。

 


  老人的名字和上百个捐献者的一起被刻在一块碑上,间隙很小,也没有刻生卒年月摆放照片的地方,以至于很多亲属把逝者的小型证件照贴在狭小的空隙里,很是突兀。为此,陈阿姨及其家人对红十字会的善后工作颇为不满——工作人员只发了一个心形纪念物和一张证书,而后,捐献者名字刻成了也只是电话通知,没有任何有组织的祭奠活动,更不能理解的是,亲属无法知情眼角膜的去向,以及被捐者的现状。


  捐献者思想道德水平很高,他们生前做出了很多人不敢也不愿做的选择,即使是不求回报,红十字会也应该给捐献者一份特殊的哀荣,好让生者聊以慰藉。聊天中我们发现,这也可以作为我们后期努力的方向。

  尽管关于红十字会的槽点很多,陈阿姨还是说她以后也会捐献自己的遗体,“讲究那些有什么用,都是死人做给活人看的。”

  自2000年武汉市出现了第一例也是当年唯一一例遗体捐献开始,此后十余年捐赠者数量不断攀升,到现今,八块纪念碑已经快全部刻满。即使是这样,我国人体器官的供求比还是极其不平衡。每一家有移植资格的医院都有数不尽的患者在排队等待供体,然而大部分人都在漫长的等待中耗尽最后一点生存的希望。


  我们在错落黏贴的照片中发现了几个稚嫩的面孔,陈阿姨说她知道其中一个名叫“舒毛毛”孩子。“毛毛一出生就不是健康孩子,连大名都没来得及取,”她说,毛毛的爸爸是医生,得知孩子的病情以后很坚决地提出捐献遗体。医者仁心,多么沉重的使命感才会让一个父亲亲手捐出亲生骨肉的遗体。我们在每一块纪念碑前摆放了白菊,向逝者的无私与伟大致敬。


  中国的器官移植进程为不完善的法律法规所束缚,也深受封建观念荼毒,但作为拯救器官衰竭患者的唯一途径,我们必须为不可为之事。


                            Plus One社会实践队
                               2015.7.5

注:Plus One社会实践队共七名成员,全部来自于华中科技大学管理学院。实践队关注器官捐献与移植领域,通过整理资料、走访机构、发放问卷等方式获取当今中国最真实的器官捐献现状,并在后期宣传过程中带动大学生群体成为器官捐献的后备军与推动者。

plus one

当我们静静站在纪念碑前,默默地感受着平凡人的不平凡贡献。祝您走好

更多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1)
表情: 琛ㄦ儏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1 楼
* 匿名 发表于 2017/4/2 16:28:25
我想了很久我得病的女儿如果到了那天我也捐献孩子器官回报社会和帮助过我们的好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