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图文:生如夏花 绽放异彩

[日期:2015-04-06] 来源:湖北日报  作者:记者 崔逾瑜 杨麟 通讯员 李政权 邓国欢 戴江红 严浩 实习生 吴多妹 王蓓 [字体: ]

  有一群人,他们彼此并不认识,却有着共同的信念和态度。他们选择在身后捐出自己的遗体器官,帮助他人,造福后人,让生命升华,让大爱延续。但在武汉这座有着1000多万人口的城市里,这个群体仅有7915人。

  今天是武汉遗体器官捐献者纪念日,让我们走近遗体器官捐献登记志愿者—

  生命因馈赠而精彩

  志愿者:我省首例综合遗体器官捐献者魏霞之兄 魏高潮

  23日清晨,麻城市第二人民公墓在薄雾下隐约可见。75岁的曾凡香坐在家门口的小凳子上,望着公墓的方向,右腿高位截肢的儿子魏高潮正在帮右手萎缩的母亲梳头。

  曾凡香的女儿、魏高潮的妹妹—魏霞,是我省首例人体综合捐献者。2010年11月17日,35岁的魏霞因病医治无效去世后,她的肾、眼角膜、皮肤等器官按照她的遗愿,捐给了需要的病人。她生前同病魔斗争、死后无偿捐献器官的事迹感动了众多读者,上百人纷纷与武汉市红十字会签订了遗体器官捐献协议,成为遗体器官捐献志愿者,包括她的家人。

  当时,除了魏高潮,魏霞的父母、姐姐都争相在遗体捐献卡上签字。“这样的决定,让我们感觉和魏霞永远在一起。”魏高潮说。

  魏霞病重离婚后在娘家住了5年,本就受到村民排挤,死后又捐献器官,更是招来很多闲言碎语,家人一度承受着巨大的社会压力。就连魏霞出殡时,许多乡亲“不敢”甚至不愿前往与她告别,理由是怕沾上“晦气”。

  好在魏霞生病期间得到爱心人士的帮扶,她走后,爱心人士也未远离。魏霞父亲于2012年患胃癌去世,因多器官衰竭,未能完成捐献,爱心人士将其体面地送上山;曾凡香年老多病,爱心企业家王程、刘坤等每月送上善款;老房子破旧不堪,大伙帮扶魏高潮建起了两间新房,如今,魏高潮开副食店,乐观地挣钱赡养老母。“在穷山沟,大家对器官捐献不理解,不怪他们。”魏高潮已释然。他说,妹妹去世当年,全村连个畜牲也没有损失。事过多年,村里已经少有人议论妹妹。

  用同样的方式回报重生

  志愿者:省直机关公务员 王选(化名)

  “成为一名遗体器官捐献登记志愿者,是我回报社会、回报生命最好的方式。”24日,王选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2008年12月,他被查出患有肝硬化晚期,唯一的希望就是肝移植。但他搜查资料发现,我国每年大约有150万名患者需要器官移植,而器官移植手术仅有1万例左右,这样的现实让他陷入绝望。

  哪里才能找到相配的肝源呢?王选几乎没抱希望。病魔一天天吞噬着自己,家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无能为力,只能看着他一天天消瘦。

  在漫长而艰难的等待中,一个好消息打破了长久笼罩在全家人头上的乌云:肝源找到了,马上做肝移植手术!

  王选和家人万分激动,总算从鬼门关逃出来,顿时又有了活下去的希望。“我的生命是最亲爱的陌生人给予的。”重生后的王选总忍不住感慨,“因为有了器官捐献者,我现在才能继续感受这美丽的世界。”

  怀揣一颗感恩的心,王选决定传递这份生命的大爱。2009年10月,他加入了遗体器官捐献登记志愿者行列。他还和与他有着类似经历的朋友们,创建湖北肝移植受者康复联谊会,积极宣传器官捐献知识,开展各种爱心帮扶活动。“希望通过我们的故事,呼吁更多人勇敢地加入到遗体器官捐献队伍,让更多生命垂危的患者得到重生!”

  把一生都献给器官移植事业

  志愿者: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 陈知水

  24日上午10时,陈知水正在全力抢救一位器官衰竭的病人:“病人情况非常危急,家属配型失败,必须尽快找到器官移植供体,否则有生命危险!”

  作为国内器官移植领域的著名专家,陈知水每天都在为该院等待器官移植的近千名病人,寻找宝贵的器官捐献来源,因为这对他们来说关乎生死。

  割肝救子的暴走妈妈、荆州7岁脑瘤患儿小孝天捐肾救母……陈知水做过的器官移植手术数不胜数。每次获取器官,陈知水都会为捐献者深深地三鞠躬,并默哀。他说,这是对生命的致敬。

  没有器官捐献就没有器官移植手术,再有能力的医生也无法挽救病人的生命。让陈知水深感无奈的是:“我们的器官移植技术已达国际先进水平,因为缺乏器官,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些本可拯救的生命逝去。”但是,陈知水旗帜鲜明地反对,健康人以损害自己的身体为代价,摘取器官拯救亲人,尽管这样的爱很伟大。

  5年来,我省人体器官捐献数量不断增加,尤其是《湖北省人体器官捐献条例》实施后,器官捐献事业发展迅速。仅同济医院,2014年至今已完成器官捐献总数152例,位居全省第一、全国第四。

  2013年3月26日,在我国器官移植事业的开创者、同济医院夏穗生教授的带领上,陈知水和320余名外科医生、医科大学生郑重地在器官捐献卡上填写自己的名字。“我们只想用医者的行动,号召更多人加入到遗体器官捐献的队伍中。”陈知水说。

  链接生命的两端

  志愿者:武汉市红十字会遗体器官捐献协调员 骆钢强

  52岁的骆钢强从事着一份特殊的工作。这份工作链接着生命的两端,一端是逝者离去的悲痛,一端是重获新生的希冀。“压力很大。”昨日,骆钢强接受采访时说,到悲痛的病人家属面前,劝说其捐献亲人器官,协调员的身份总带着些许尴尬,遭到家属的排斥是家常便饭。有的医院和医护人员也不愿意配合,不让进病房的情况时有发生。如果不是重生的信念支持着他,这么多年来他恐怕没有勇气穿梭于一间又一间重症病房。“一开始家里人都不让我进门,说我身上有死人味。”骆钢强笑着说,起初家里人很不理解他。骆钢强不管不顾,不仅以更大的热忱去工作,还成为一名遗体器官捐献登记志愿者。妻子以为他只是工作需要,但骆钢强常常叮嘱妻子:“我死后你一定要将我的遗体捐献出去!”妻子渐渐相信,骆钢强是认真的,并开始接受崇尚科学、延续生命的道理。

  近年来,在红会及社会各界的努力下,遗体器官捐献工作取得很大进展。然而,相比国外遗体器官捐献长达50年的历程,国内的遗体器官捐献还是一项执行艰难的事业。

  骆钢强坦言,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处于空白,遗体器官捐献的国家标准尚未出台,这项工作仍承担着巨大的法律风险;还有,缺乏健全的运行机制,捐受过程没有在成熟的体制保障下运行;相关单位配合不到位,行政程序上仍存在无形的壁垒。“但没有什么能让生命升华更有意义!”骆钢强和他的同行将继续前行,继续探索。

更多
打印 | 录入:秋日的丝雨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琛ㄦ儏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