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临沂男子遇意外身后捐献器官 延续三人生命

[日期:2015-03-12] 来源:琅琊新闻网-沂蒙晚报  作者: [字体: ]

   他捐出的一个肝脏、两个肾脏,延续三人生命

  吕见华,57岁,临沭石门园林场工人,一名普通的临沂人,他的生命定格在2014年12月30日。

  一年前,吕见华因一场意外导致重型颅脑损伤,在家躺了近一年后,最终病重不治,他捐献的肝脏和两个肾脏,被分别移植到三名重症患者身上,延续了他们的生命。

  吕见华之所以应该被记住,是因为临沂市器官捐献管理办公室自去年11月在全市开展人体器官捐献知识及政策的普及、宣传以来,他是第一例脑死亡器官捐献者。

  “再也没有机会说再见”

  1月5日,在临沂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办公室里,吕春龙办理父亲吕见华捐献器官的后续手续,“这也算是完成了我父亲生前的遗愿。”吕春龙看着捐献登记资料说道。

  时间回到2014年1月5日,身在部队的吕春龙接到了父亲出意外的电话,当时的他不过刚离开家两天,“我是1月3日离家返回部队,两天后接到电话说爸爸摔伤住院了……”吕春龙赶回家时,父亲已经做完手术,却再也无法醒过来了。

  在手术前,医生曾向吕春龙的母亲孙连娟交了“底”:重型颅脑损伤的病人,即使做了手术救过来的可能性也很小,手术之后很可能醒不过来。“两个在外的孩子还没回来,回来后不能见不到他爸,这手术得做啊!”孙连娟含泪在手术通知单上签了字。

  “爸爸平时身体很好,我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咋回来之后就变这样的了?”看着病床上昏迷的父亲,赶回家的吕家兄妹肝肠寸断,任凭他们喊“爸爸”,吕见华已毫无反应。

  手术后虽然保住了吕见华的生命,他却因脑部受重创而无法醒来,在临沭当地医院治疗一段时间后,家人将吕见华接回家中休养。

  “捐献器官,延续他的生命”

  吕春龙在外地当兵多年,几乎每隔一两天就要和父母通个电话,但回到部队的他,却再也无法通过电话和父亲说上一句话。

  过去近一年的时间里,吕春龙的母亲孙连娟在家悉心照顾父亲,吕春龙也辗转部队和老家数趟,全家人都盼望着出现奇迹,“每次回到家,告诉他说‘爸,我回来了’,我觉得他是能听到的,虽然不能睁开眼睛看看我,但他的头稍会微动一下,他心里是知道的……”吕春龙说。

  只是,奇迹最终没能眷顾这个本该普通而幸福的家庭。两个月前,吕见华因肺部感染再次入院,这一次感染加上本来就严重的颅脑损伤,让吕见华几乎停留在生与死的边缘。

  当时的吕春龙一家不约而同地有了一个念头:怎么才能“留住”父亲。在父亲住院时,病房里有病友和吕春龙说,他登记捐献器官,吕春龙当时说自己也想去登记,但没想到时隔不久后,他们全家帮父亲做出了捐献器官的决定。

  “我在医院重症监护室外看到了关于器官捐献的宣传资料,我父亲已经治不好了,或许这种方式可以延续他的生命。”最终,吕春龙根据宣传资料的信息拨通了临沂市器官捐献管理办公室的电话。

  “人没了,捐出的器官别人能用上”

  这看似机缘巧合的捐献决定,实际上是吕见华生前的遗愿。早在吕见华出意外之前,他在电视上看到关于捐献器官新闻时,曾和妻子孙连娟提起自己要在身后捐献器官,孙连娟当时并没太在意:“孩子们都不在家,他们回家后再说。”

  只是,吕见华还没来得及和孩子们说,却已撒手人寰。做出决定时,孙连娟这样和儿女说:“你爸人都没了,最后只能一把火烧掉,不如按他生前的心愿,捐出能用的器官,说不定别人还能用上。”

  随后,吕见华被转入临沂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在所有捐献前的准备工作完成后,2014年12月30日,经专家判定脑死亡后,征得家属同意,已经脑死亡的吕见华被拔掉了呼吸机,他的心脏在几分钟后停止了跳动。

  “脑死亡患者捐献器官,只是说捐献器官的人的身份是脑死亡患者,但是他们捐献器官必须在心脏停止跳动之后。”中国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协调员朱文彬说,经过捐献手术,医生从吕见华体内取出了一个肝脏、两个肾脏,在场的医务人员向其遗体鞠躬致敬。

  经全国器官移植分配系统公开、公平、公正的分配,吕见华捐出的器官被第一时间移植到三名重病患者身上。

  “因为吕见华的大义之举,让这三名患者的生命得到了延续,他也成为临沂市人民医院成功实施的第一例脑死亡器官捐献者。”朱文彬说,目前三名接受器官的患者正逐步康复。

  【相关链接】

  临沂每年超3000名尿毒症患者在等肾源

  “器官短缺是一个全球性问题,我国每年都有30万器官移植等待者,却仅1万人能获得合适的供体。”中国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协调员朱文彬说。

  具体到临沂市,器官移植也同样面临严重紧缺的情况。每年,临沂市人民医院超过三四千名尿毒症患者在等待肾移植,但等到肾源移植的患者却少之又少。“算上亲属捐献,每年等到肾源做手术的患者不过30多例,多数患者只能等待,很多人可能永远等不到肾源。”朱文彬说。

  有报道称,从2015年1月1日起,我国将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供体来源,公民逝世后自愿器官捐献将成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渠道。但现实情况是,公民逝世后自愿器官捐献仍然面临各种困难。

  2010年3月至2014年10月间,临沂市共发现接触潜在捐献者29例,其中男性21例,女性8例,他们原发病多为交通事故及其他外伤导致的严重颅脑损伤、自发性脑出血等。

  经过器官捐献协调员征询26例潜在捐献者家属的意见,最后未能同意捐献为22例,同意捐献仅4例,“受传统思想观念的影响,捐献者可能面对来自家庭和社会的巨大压力,最终导致多数家属不同意捐献。”朱文彬说。

  【延伸阅读】

  临沂正筹建人体器官捐献管理委员会

  作为国内首批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单位,临沂市人民医院设立了肾移植工作室及器官捐献管理办公室,确定医院专职协调员4人,兼职6人,在全市开展人体器官捐献知识及政策的普及、宣传和咨询工作,动员全社会公众参与人体器官捐献。

  目前,临沂市正在筹建临沂市人体器官捐献管理委员会,并在筹备建立覆盖全市的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队伍。

  据了解,器官捐献协调员主要负责开展人体器官捐献知识及政策的普及、宣传和咨询工作,动员全社会公众参与人体器官捐献;向潜在捐献者家属讲解人体器官捐献相关知识、法律法规及政策;见证器官分配过程,联系协调器官获取组织;参与缅怀纪念捐献者和慰问救助家属的工作。

  “发掘潜在的供体,进行协调是协调员工作的第一步。潜在供体指的是脑死亡的患者,他们身体其他部位的功能借助仪器或药物,仍然可以维持运转,器官和组织依旧健康,这部分人就是潜在的器官捐献者。”朱文彬说。

  去年11月,临沂市器官捐献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利用近一个月的时间走访了全市二级以上医院,就器官捐献工作进行沟通、交流,“我们在这些医院放置器官捐献宣传材料、挖掘接触潜在器官捐献者,吕见华就是开展器官捐献宣传工作以来的首位主动捐献者。”朱文彬说。

更多
打印 | 录入:秋日的丝雨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琛ㄦ儏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