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河南夫妻来威打打工,丈夫命止车祸 妻子大义捐器官

[日期:2014-11-28] 来源: 齐鲁晚报   作者: 王帅 [字体: ]

   

  威海,这座空气清新的海滨城市,吸引了不少外地人前来就业,来自河南周口的刘保康也是其中一个。可怎么都没想到,因为一场车祸,他的生命永远消失在这个美丽的城市。

  为留住丈夫,妻子赵建毅然决定捐献丈夫的器官,这也是威海第二例器官捐献。而对于家中两个幼小的孩子,赵建希望在别人取笑他们没有爸爸的时候,孩子们能大声说出:“我们有爸爸,而且他很伟大!”

  ◆ 一个多月前 夫妻俩怀着希望来威打工

  9月25日,怀着对新生活的向往,28岁的刘保康携妻子和两个孩子从河南周口老家来到威海,打算闯出一片天地。起初,刘保康一家暂住在老乡朱晓龙在临港区苘山镇家里,9月27日找到租住的房屋后,一家人搬进了每月400元租金的楼房。

  苘山镇房租较低,吸引不少外地人在此租房。搬进新房后,刘保康大舒一口气,向妻子赵建说:“你在家收拾,好好看着孩子,我出去干活了。”9月28日,刘保康开始跟着朱晓龙在工地干活,用体力养活一家人。

  刘保康很能吃苦,凭借踏实的干劲,每天他能获得300元的酬劳。每天虽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可看到贤惠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们,刘保康辛苦也开心。

  车祸的前一天是10月15日,刘保康和朱晓龙对饮时说:“干这活就是累,等赚了钱,回家做个小买卖。”

  听说做小买卖,赵建很期盼,丈夫在工地上卖力,她每天都提心吊胆,回家自己做买卖就踏实多了。可是,10月16日,赵建却没有等到丈夫回家的身影。

  ◆ 一场车祸 使丈夫的生命永远停在那晚

  当日晚上6点09分,赵建拨打丈夫手机,接电话的却不是丈夫,只听对方问:“你是手机主人的家属吗?这里是海大医院,他出车祸了,请赶紧过来。”

  听到对方的话,起初赵建以为对方是骗子,当她再次拨打后,方回过神来,边哭边抱两个孩子跑去医院。途径临港区202省道红绿灯附近时,赵建看到了一辆停驻的大货车和一辆破碎不堪的摩托车,她的身体顿时抖了起来。

  到了医院,看到在重症监护室躺着变形了的丈夫,赵建哭得说不出话来,两个孩子更是直喊“那不是爸爸”。

  据悉,10月16日下午5点30分,朱晓龙骑摩托车载着刘保康回家,在路上与大卡车相撞。二人被紧急送往威海市海大医院进行抢救,朱晓龙当日死亡,刘保康则因身体多处受伤被抢救。

  抢救过程中,赵建被告知丈夫“变成植物人都是奢望”,但她一直不放弃希望。于是,赵建像着了魔一样,天天向老天祈祷会有奇迹发生,还不断在微信和QQ里书写祈祷语。为了给丈夫输血,赵建主动跑到血站采血点。可一周后,刘保康日益衰竭的器官已不能再坚持。因伤势过于严重,医院尽管采取了积极的治疗,但他仍未能睁眼和妻子道别。

  ◆ 大义妻子无偿捐献丈夫器官

  为了能“留住丈夫”,赵建在悲痛之余萌生了捐献人体器官的想法。

  10月24日上午,赵建联系到威海市红十字会。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赶往海大医院,向她介绍人体器官捐献的相关政策。赵建很坚定,哭着填写了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市红会工作人员后通知了烟台107医院做好器官接收的前期准备。

  在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见证下,医务人员摘取了刘保康的肝脏和双侧肾脏。威海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介绍,刘保康是威海市自2010年开展人体器官捐献以来第二例器官捐献者,目前他的器官已经用于临床急需器官移植的3名患者,帮助他们重获新生。

  “他是一个实在的人,我舍不得他,如果捐献的这些器官可以救其他人,也算他没白来这个世上走一回,也让我有些念想,将来孩子长大后也知道爸爸用另一种方式仍然活在这个世上。”赵建主动捐献丈夫的器官,也得到家人的理解。

  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也 感慨,虽然赵建是一名外地农民,但她的奉献精神很让人敬佩。据悉,针对赵建这样的贫困捐献家庭,红十字会将会给予人道关怀和救助。

  ◆ “孩子,你们有个很伟大的爸爸”

  赵建是山东菏泽曹县人,出生在农村,2009年,她与刘保康在北京相识,并坠入爱河。为了刘保康这个穷小子,赵建拒绝了北京的追求者,“他脾气好,很实在,能干,能吃苦,有责任感。”赵建望向窗外,继续说着,“他爱喝酒解乏,喝酒后爱吹牛。”说到这儿,赵建露出难得的笑容。

  出租房中茶几旁的酒箱内,还有未喝完的酒,丈夫的黑框眼镜成了唯一留下的东西。赵建说,她不求大富大贵,就想过普通人的日子,可就是这样普通的男人,竟然被夺去年轻的生命。

  丈夫走后,让赵建最担心的就是两个幼小的孩子。儿子刘晨羲今年4岁,女儿刘婧璇也才2岁半。初次见到记者,哭着说不出话的姥姥李福兰就紧紧地抓住记者的手,两个孩子却一直开心地叫着“阿姨”。

  刘建说,两个孩子天天在家询问“爸爸呢”“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我想要爸爸”……面对孩子的眼睛,赵建常常忍不住哭起来。

  刘晨羲只知道,爸爸去医院了。每当听到其他人说爸爸死了,小婧璇就用普通话争辩道,“爸爸没死!”还不时帮哭泣的妈妈和姥姥擦眼泪。姥姥低声说,其实,小晨羲知道爸爸已经死了,只不过,小晨羲不明白“死”的含义,或许他只是以为爸爸需要很久才能回来。

  当日,赵建也道出了找媒体采访的原因。赵建说,孩子还小,因为没有爸爸,可能他们将来要承受别人异样的阳光,“希望他们不要自卑,这时候他可以拿着报纸大声告诉他们,我有爸爸,而且他很伟大。”

  将来,赵建打算将孩子托付给母亲李福兰,然后出去打工挣钱。由于家境较差,赵建四处借钱支付丈夫的医药费。李福兰说,孩子们都小,希望好心人多多关注,帮助一下可怜又可敬的一家人。

  有意愿帮扶的好心人可拨打本报热线:15954044239

更多
打印 | 录入:秋日的丝雨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琛ㄦ儏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