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让女儿最后做一次主”

[日期:2014-11-03] 来源:燕赵晚报  作者: [字体: ]

●车祸发生在8月7日,那天19岁女孩吴金红刚刚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

●4天后,在父母的见证下,被宣布脑死亡的吴金红完成了她生前捐献遗体的遗愿。

●4位素不相识的人分别得到了她捐献的心脏、肝脏和双肾,从而重获新生。

当下是大学新生奔赴校园报到的时节,19岁女孩吴金红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上,标注的入学时间是9月12日,如果没有发生意外,她会在这一天抵达济南,走进山东财经大学,开启四年的大学时光,新的老师同学、上课、社团活动……一切都未知而美好。

但吴金红连通知书都没有开封,就与大学擦肩而过。8月7日,一场车祸,瞬间击碎了所有美好的向往,年轻的生命戛然而止。

没有开启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今年的高考中,吴金红以606分的优异成绩考取山东财经大学国际经贸学院贸易经济专业。得知吴金红考上大学后,患病的大伯卖掉一窝小羊,为她凑了600元学费,几个亲戚也正在七拼八凑地为她准备学费。然而,意外的车祸让这一切失去了意义。

8月7日下午,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吴金红乘坐父亲的三轮车和母亲、7岁的弟弟一起从昌乐老家前往父母在潍坊打工的住所,身上穿着花60元买的新裙子。

14时30分左右,意外发生了。三轮车撞上公路上的一个水泥墩。吴金红的头重重地撞到了路边,鲜血直流,包里的录取通知书一并掉了出来,还没有开封。

“她把通知书看得比命重要,没想到真的就把命搭进去了,当时应该让别人捎来,或者我回去给她拿。”吴金红的母亲田敬芳哭着说。

被送到医院时,吴金红已失去呼吸和心跳。“虽然经过紧急抢救,她有了心跳等生命体征,但始终不能自主呼吸。”参与抢救的昌乐县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陈加峰说。

内心几经挣扎,母亲决定帮女儿完成捐献器官的心愿

8月9日上午,吴金红被医生宣布脑死亡。一家人悲恸欲绝。吴光亮始终不敢面对女儿,身为父亲,他陷入了深深的自责。田敬芳一个人躲在角落放声痛哭,“女儿曾经无意间说过,如果有一天她离开了,就把器官捐献出来,我当时还让她不要乱说话,没想到竟然成了现实。”内心几经挣扎,她决定帮女儿完成这个心愿。

9日下午,吴金红的父母找到了医生,表示希望捐献女儿的遗体。陈加峰到现在都记得当时的一个情景:11日,吴金红的母亲在捐赠遗体相关协议上签字时,几次想落笔却又提起,十多分钟后才强忍悲痛签了字。

在父母眼里,吴金红是个乖巧听话的姑娘,高考填报志愿,她曾经想学中医药,也是为了能帮妈妈调理身体。家庭情况不好,对于吃喝穿,她都没的选,为了省钱,住校的时候天天吃大白菜。”

这一次,田敬芳想让女儿做一次主,“既然女儿这么说了,捐献器官是她的心愿,我要帮她完成。”

她的心脏、肝脏,还有两个肾脏当天就成功移植给4个人

8月10日上午,省里的相关专家和省红十字会工作人员来到昌乐,对吴金红进行了检查。

8月11日,中午12时,一份《中国人体器官捐献自愿书》摆放在了田敬芳的面前,她拿着笔的手颤抖了,犹豫了有十几分钟,“她的爸爸实在舍不得,签不下去这个字,我只能一个人去承受。”当天下午2点,吴金红做了手术,她的心脏、肝脏,还有两个肾脏被成功摘取,当天就成功移植,这意味着有4个人的生命将因这份爱心而延续。“命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搞不清”,田敬芳读书不多,她听说,器官移植后,受捐者做事的习惯会跟捐献者一样,她信了,“捐献信息是保密的,这我理解,孩子的器官还在世上,就像她还在,起码是个念想。我们也不求别人能感激我们什么,死去的人已经没了,活下来的人要好好珍惜。孩子,把你的命救活了,我的女儿求学的意志力强,人又善良,希望你也能这样,为社会做贡献,替她好好活着。”

母亲10月将去青岛对吴金红进行海葬,让她魂归大海

8月13日,吴金红的遗体进行火化,田敬芳劝吴光亮见女儿最后一面,他却摇摇头。“他心里比我难受,他太自责了,这一辈子都忘不掉啊”,田敬芳说,女儿火化那天,她特别的坚强,“我一滴眼泪也没有流,满脑子都是女儿的笑声,她不希望我哭。”

女儿的器官捐献后,田敬芳抱着女儿的骨灰盒,“这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女儿离不开我,所以选择把器官留下,让我有希望。”

今年10月份,田敬芳将会去青岛对吴金红进行海葬,让她魂归大海。“让她出去看看,在一个漂亮的地方,自由自在的,想去哪儿就跟着海水漂向哪儿,以后想做什么事就做什么事,爸爸妈妈再也不用管了。”

录取高校追授她为“荣誉校友”

8月25日,山东财经大学的人员带着慰问金到吴金红老家看望了她的父母等亲人,并以赠送校友纪念衫等方式带去了全校师生对这个从未谋面的学生的怀念和敬意。山东财经大学校友总会还追授吴金红为“山东财经大学荣誉校友”。

山东财经大学国际经贸学院党总支书记邓迎迎说:“吴金红和她父母的事迹很感人。虽然她没有来学校报到,但她永远是我们山东财经大学的一员。”

手抚着洁白无瑕的校友纪念衫和烫金的“荣誉校友”证书,田敬芳沉默许久。她对记者说:“金红一直想去上大学,但却没有了这个机会,现在算是完成她的心愿了。”

更多
打印 | 录入:秋日的丝雨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琛ㄦ儏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