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器官捐助协调员:尊重个人意愿从不主动劝人捐

[日期:2014-07-18] 来源:半岛网-城市信报  作者:文/图 记者 尚青龙 [字体: ]

器官捐助协调员:尊重个人意愿从不主动劝人捐

   她原本是一名医院的产科护士长,每天的工作就是迎接新生命,而现在她是一名人体器官捐助协调员,每天要面对的是已经离世或即将离世的逝者,但在她看来,捐献器官可以救助他人生命,这何尝不是一种新生? 

 

  她叫张少芹,青岛市红十字会培训救援处处长,红会里唯一一位持证的中国人体器官捐助协调员。 

 

  作为协调员,张少芹说,她从不会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劝人捐献,捐,她会感动于捐献者伟大,不捐 ,她同样给予充分尊重。给逝者抬棺、凌晨3点陪捐……做这些她认为,自己只是想把分内的工作做好而已。 

 

  从产科护士长到专职人体器官协调员 

 

  平度刘先生因车祸造成脑死亡,他的家人将器官捐了出来,希望挽救他人的生命;6月11日、6月15日、6月16日 、6月25日也分别有市民在脑死亡后捐献出了器官……张少芹这个月很忙,约访时她跟记者说的第一句话是 ,“每一例捐献者的故事都很感人,真的都值得好好宣传报道,他们的奉献才是伟大的,而我只是做好自己的工作而已。” 

 

  青岛市是全国首批试点人体器官捐献的城市之一,但是专职的协调员却只有为数不多的三四个人,而张少芹就是其中一位,也是青岛市红十字会中唯一一位持证的。 

 

  在从事这份工作之前,张少芹是一名产科的护士长,每天的工作就是迎接和照看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新生命。而到了市红十字会以后,被分到现在的培训救援处,工作重点也慢慢变成了帮助有意向的捐献者完成人体器官的捐献。从迎接新生命的美好到整天要去面对他人失去亲人的悲痛,张少芹也坦承说 ,自己心理上有过一些压力,但现在她早已经想开。这就是一份工作,而且是一份非常有意义的工作,当器官捐献者捐出器官救了生命垂危的患者性命时,这何尝不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新生呢? 

 

  尤其是工作取得了越来越多的成绩,仅6月份就有6例器官捐献者,今年已经捐献了11例,虽然捐献的越多她的工作量越大 ,加班忙碌的机会就越多,但张少芹累并感动着,“每一位捐献者都让人感动,每捐献一例就可能有几名重病患者有机会重获新生,几个家庭可能就因此获得拯救。” 

 

  永远不会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劝捐 

 

  协调人体器官捐献,在我国传统意识还根深蒂固的情况下,尤其又是在整个家庭因为意外变故沉浸在巨大的悲伤、痛苦当中之时,如何开口去说,确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绝大多数能捐献成功者都是意外死亡的,如果正常生病死亡等心跳停止,很多器官也跟着衰竭,取器官根本来不及。而遭遇车祸、意外伤害等宣告脑死亡,亲人肯定是更加痛苦。”张少芹说 ,家人起初不理解的眼神甚至避让、拒绝都是可以理解的。 

 

  但从事这份工作这么多年,张少芹也积累下了自己的经验。她说 ,现在各个医院都有志愿协调员,凡是打电话的就证明有了捐献的意愿,但可能存在的情况是家属意见不统一。而她要做的就是 ,把生命最后再多一种的选择更明白地告诉家属。“可能会有一种错误的意识,协调员就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用道德的绳索去绑架家属,劝他们同意去捐献。”张少芹说,她要强调的是自己是一名协调员而非劝捐员,在生命离去之时她的职责是要告诉家属除了丧葬以外,还有另外一种方式,可以救助他人的性命,而亲人也可以另外一种方式继续存活下去,“虽然很希望家属们能够在悲痛中做出用患者的器官帮助到其他等待器官救命的病人的决定,但从不强人所难,如果捐我会感动于家属的伟大,如果不同意,我同样给予充分尊重。”

   协调员99% 的努力救治1% 的希望 

 

  心态摆正,本身的身份也有利于取得家属的信任。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是在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下设立的,之所以这么设置,是因为这完全是一件公益事业。患者捐与不捐跟红会、跟协调员都没有任何利益关系。作为独立的第三方,相比较于医务人员可能更容易协调成功。“不劝捐但不代表不作为,需要积极地去宣传。医务人员说多了可能会让有的家属起疑心甚至反感,但是协调员不代表任何利益,家属接受起来更容易。”张少芹说,在医患关系紧张的情况下,协调员也充当了一个“桥梁”的作用,促进捐献的完成。 

 

  人体器官捐献都是如何完成的?张少芹说 ,并不是说患者愿意捐献就能捐献,必须要经过严格的流程。她跟记者介绍说,去年全市专门培训了50多名志愿协调员,每次出现潜在捐献者后,自己首先会接到志愿协调员的电话,对方会告知潜在捐献者的基本情况。之后,协调员会联系医院专家等组队赶赴现场。到医院后,先由专家对潜在捐献者的病情进行评估,只有确定病人已经没有任何救治的希望,他们才会与家属进行下一步沟通。“99%的努力救治1% 的希望,哪怕只要还有一点救治的希望,就不会跟家属谈捐献的事。” 

 

  在现在医学水平没有救治希望,全部家属又同意捐献后,还必须要有捐献者身份证明和家属关系证明,如果直系亲属无法到捐献地签字,他们还要赶到亲属所在地,以获得亲属对患者身故后器官捐献的知情同意书;涉及交通事故或者意外伤害的,还要联系相关部门。“记得莱西有一例捐献者,家里挺困难。老母亲90多岁了,无法下床,大冬天当时我们拿着棉被到家里的时候,看见老人穿着棉衣棉裤还盖着被子斜靠在床上,真让人很心酸。但大爱,真不分富贵贫贱,老人同意了。” 

 

  凌晨3点的陪伴,对生命给予足够尊重 

 

  家属同意捐献 ,所需要的材料也都准备好了,并不是捐献就结束了。张少芹说,整个捐献的过程她都会全程陪同,有时候手术可能要持续到凌晨三四点,但她都会在一旁见证整个过程。“虽然做不了什么,但亲眼见证整个取器官的过程,也算是一种监督,对捐献者负责,看看最终摘取的器官和家属同意捐献的是否一致。遗体的处理是否符合伦理的要求。”张少芹说,所有捐献者的遗体都会恢复“原样”,在捐献之后还会让家属面对遗体再次进行告别。而事后,家属处理捐献者身后事她都会尽自己所能提供帮助。 

 

  因为捐献者确定脑死亡的时间不一样,凌晨出现的突发状况时有发生,而张少芹都会全程陪同,对于工作的辛苦她只字不谈,她一个劲告诫记者 ,捐献者有多伟大 ,医生有多辛苦,“我可能五六点钟就到家了,而医生取完以后还要冲洗、保存,做更多善后工作,他们比我要辛苦得多。”张少芹说,她不是谦虚,而是自己真的这么认为,自己只是做了原本属于自己的工作,而捐献者才是伟大的,他们用捐献去救人性命。 

 

  对于这些伟大的捐献者 ,张少芹也是小心翼翼做好每一个细节,尽量让捐献者家属感受到足够的尊重。“我们现在做这项工作的人可能不是很多,但大家真的都在认真地做 。”张少芹说 ,就像市北一位捐献者虽然捐献没能成功,但大家还是去了,“当时楼道很窄,医学院60多岁的教授亲自帮忙抬棺,而且大家没有避讳,也一块帮忙。也是对生命的一种尊重。” 

 

  捐献整个过程,其实都融入了一种人文关怀。只有一例例这么去做 ,才能影响更多的人加入到自愿捐献器官的队伍当中。 

 

  希望自发成立志愿者组织盼望有更多人加入 

 

  青岛的捐献者虽然全省领先,但是相比于庞大的需求,现有的捐献量还远远满足不了,作为一名工作在一线的人体器官捐助协调员,张少芹对于如何更好开展人体器官捐献也提了自己的建议。 

 

  “一个事例对我的触动很大,在青岛打工的临沂一位50多岁的男子走路意外摔倒磕到马路牙上造成脑死亡。老伴和儿女同意捐献,但捐献者老家还有四五个兄弟,一下都赶了过来。”张少芹说,当时就不同意捐,老人也都说得很实在,累了一辈子这么走了,到最后还不留个全尸,咋行啊? 

 

  当时情况是挺急的,如果拖下去可能等家属同意也来不及,于是青大附院的医生就坐下来静静跟这些老人讲,现在医院一天多少人都排着队等着他们医生去切肝取肾,都是因为疾病害的,需要等着好的器官救命,“人活着的时候就不全活,去了以后为啥非得全?而器官捐献了可能病房里这些等着的人就能救命。”“那就捐吧。”老人就说了四个字,同意捐了。张少芹说,在人体捐献时首先要做好的就是再多一份耐心,可能多解释几句、认真做好几件小事捐献就能成功。

 

  除此之外,张少芹还建议,希望社会能自发形成更多的志愿者组织。“现在青岛专职的协调员只有三四个,加上50多个志愿协调员,要宣传普及人体器官捐献肯定远远不够。”张少芹说,希望能通过自发的志愿组织,将人体器官捐献的知识更多普及开来,更多的自发志愿者才能影响到周边更多的人,推动人体器官捐献的发展。 

更多
打印 | 录入:秋日的丝雨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1)
表情: 琛ㄦ儏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1 楼
* 匿名 发表于 2016/10/25 11:03:10
身体健康的人可以捐器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