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海南省首例器官捐献因志愿者意外死亡宣告失败

[日期:2012-10-18] 来源:南海网  作者:记者史莎 [字体: ]

器官捐献者亲属同志器官捐献

10月13日晚上9点,海南省农垦总局医院的急诊科里出现了一名因车祸而重伤垂危的男子,没人想到,他在3天后差点成为海南省第一例器官捐献者。尽管最终因为种种原因,这次器官捐献以失败终止,但前后39个小时的生死闪回碎片,让听者唏嘘的同时,也似乎看到了海南省人体器官捐献工作的一线曙光。

广西男子海南遇车祸垂危家属希望捐献器官

10月13日对大多数人来说只是一个平常的星期六,但对于在海口三门坡一家木工厂打工的46岁广西籍男子周学贤来说,因为一场意外的车祸,这一天却成为了他生命步向终点的日子。当晚9点多,头部重伤昏迷不醒的周学贤被交警和肇事司机一同紧急送到了海南省农垦总局医院进行抢救。第一个赶来的家属是周学贤的二弟,随后是从老家广西上林县大丰镇闻讯赶来的三妹夫妇和其他几个表亲。

“我是16号凌晨3点多到的医院,一直到早上8点多才见着人,看到他的样子,我们就感到没什么希望了。”周学贤的三妹周女士告诉记者,当时他们兄妹几个从医生那里得知哥哥最多只能维持十几天的生命,而一天的医疗费就高达6、7000元。

“我们家条件较困难,想到高额的医疗费,加上大家都明白哥哥已经几乎没救了,所以商量后我们只能难过地作出了终止治疗的决定。”周女士说。

就在兄妹几个与医生交流想法的过程中,医生试探性地一句“有没有听说过器官捐献”,让周女士和其它几个兄弟姐妹产生了一丝意愿。“我以前就在电视上看到过器官捐献的宣传,大概有所了解。特别是听到医生说了生命延续几个字,我们更加觉得,假如一个病人因为缺少某样器官而过世,真的很可惜,我哥遭遇不幸后,如果能帮助到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也是一件好事。”兄妹几个于是向医院表达了意愿:希望将大哥周学贤的肝脏、肾脏和眼角膜捐献出来救助他人。

7小时跨省联络众人协力终获同意捐献

家属的意愿让省农垦总局医院的医护人员感到惊喜的同时,也迅速绷紧了神经——要马上联系海南省红十字会进入器官捐献的程序!

但是,根据《中国移植器官条例》规定,能够同意捐献器官的除捐献者本人外,只能是其直系亲属,这也就意味着,周家兄妹几个的意愿还不能作为最终意见。院方从家属处了解到,周学贤已经离异,目前上有一个70多岁的母亲,下有一个16岁的未成年女儿,这样一来,能够替周学贤作出器官捐献决定的人就只有远在广西老家的母亲。

10月16日上午10点左右,周学贤的三妹周女士拨通了老家的电话。

“我试着给我母亲打了电话,把我们几个的想法告诉了她。一开始,她当然是不同意的,想着自己的儿子以这种方式离开人世太惨了……”周女士说着淆然泪下,她告诉记者,最开始向医院提出愿意将大哥的器官捐出来时,他们没有想到整个手续会如此复杂严格,在劝说母亲的过程中自己也一度想就此作罢,让大哥安息而去。但想到即将离去的哥哥还有可能为别人延续生命,她决定再尝试一把。

“我给母亲举了个例子,我们家有一个80多岁的姑妈,眼睛看不见,也是通过别人捐献眼角膜才做成手术恢复光明的。我说,我们用不了的东西,能给别人有用处,就捐给别人吧。母亲懂点文化,听完我这番话,她理解了。”获得了母亲的同意,周女士随后又给正在上高一的侄女打了电话,小姑娘思想斗争了一番,也接受了这个决定。

这一轮长途联络,花去整整4个半小时,时间已经到了16日下午2点半。

得到了周母同意的消息,海南省红十字会迅速联系上广西省红十字会,并经由上林县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上门找到周母,指导其在《志愿捐献人体器官同意书》书上慎重地签下了名字。

此时已经是10月16日下午5点10分,距离周学贤送来海南省农垦总局医院过去32个小时。所有参与其中的人都暂时松了一口气——如果顺利,海南省第一例器官捐献或许就要产生,这会是一个重大的进步。

捐献者生命意外终止首例器官捐献遗憾失败

作配型分析的血液很快从周学贤静脉里被抽了出来,不出意外,5个小时后,分析结果就将出来。与此同时,海南省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省人体器官捐献评估组以及省人体器官捐献获取组开始了对周学贤人体器官捐献工作进行评估,并为实施手术做好相关准备工作。当天下午5点半,相关讯息也发到了海南省各家媒体跑红十字口线的记者手机上。每个人都紧张、激动,充满希望。

病床上的周学贤依然在深度昏迷中,呼吸机维持着他最后微弱的生命气息,但生命的终点却在众人的满心期待中悄悄提前到达。

10月17日凌晨12点,也就周学贤被送到医院后39个小时,海南省红十字会工作人员接到来自省农垦医院的通知,称周学贤心脏已停止跳动,因来不及找到与其配型相合的受捐者,最终,周学贤没能实现捐献一个肝脏、两个肾脏、两个角膜的愿望。方案就此止步。

“原本根据方案,我们是准备在17日下午4点钟正式手术摘取器官,从判断心脏死亡到摘取时间控制在5分钟内,然后24小时内,周学贤的器官就将被移植到配型合适的病患体内。”17日上午,省农垦总局医院医务部副主任吴为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满腹遗憾。

海南省红会:捐献失败既是遗憾也是经验

周学贤意外提前心脏死亡,给大家留下了一个不小的遗憾。虽然努力的结局未能圆满,但却让刚刚处于起步时期的海南人体器官捐献工作又向前迈出了一步。

“这是海南省目前为止第一例完成人体器官捐献法律手续志愿者,很遗憾,因为准备不够充分,加上捐献志愿者病情突然发生变化,使得这次捐献最终没能实现。既是遗憾,也是经验。”海南省红十字会副会长赵健丽表示,这次的不成功给了海南省器官捐献工作一个启示,那就是今后在发现潜在捐献者时,包括医院、红会等整个系统就要开始进入准备状态。“包括接受病人的准备,配型的准备,动员签同意书的准备,这些都要同步进行,要做到随时可以摘取器官,这样才能抢时间,抢在死神之前。”赵健丽说。

此外,记者也从海南省农垦总局医院得知,鉴于周家人的凡人善举,他们将对周学贤在抢救治疗期间产生的医药费用予以酌减,省红十字会也于17日当天向周学贤的妹妹送上了3000元慰问金。

更多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琛ㄦ儏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