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两名80后大学生各自捐献一半肝脏救母

[日期:2011-05-03] 来源:四川在线-天府早报  作者:早报记者杨丹摄影赵霞 [字体: ]

  从此,他们妈妈的身体上有了两道生命的疤痕:一道是儿女出生时剖腹的伤痕;一道是儿女给他们生命的伤痕!”

  ——爸爸余云龙

  昨日下午,余新昊的妈妈张红和唐敏的妈妈蒋全贞相继从重症监护室转入普通病房,儿、女的肝脏在两位母亲身上开始正式运作……5月8日,是今年的母亲节,就在母亲节前夕,余新昊、唐敏,这两个80后大学生相继献出自己的一半肝脏,挽救绝症母亲的生命。

  “从此,他们妈妈的身体上有了两道生命的疤痕:一道是儿女出生时剖腹的伤痕;一道是儿女给他们生命的伤痕!”余新昊的爸爸余云龙无限感慨。就在妈妈离开重症监护室的当天,第一个捐肝的余新昊也出院回家。

  故事一

  21岁的儿子余新昊>>>

  儿子在前面跑 妈妈在后面哭

  “我不要你的肝”

  昨日上午,华西医院普外科63床,余新昊半坐在床上输液。捐肝手术后第二天,他就咬牙下床锻炼,想早点脱下病号服去ICU。听说记者要采访自己捐肝救母的事,文质彬彬的余新昊笑得腼腆:“我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母亲病倒肝移植是最佳方案

  今年1月份起,张红上班时常常感觉疲惫、胃痛,虽然在绵阳读西南科大土木系大三的余新昊每天都打电话督促妈妈去看病,但张红始终没去检查。3月份,张红被确诊为体内有5厘米肝腹水,肝叶萎缩。

  3月18日3:00,一家人来到华西医院肝移植中心,医生王文涛提出肝移植是最佳治疗方案。余新昊和妈妈一样是O型血,他想也不想冲口而出:“我来捐!”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余新昊就往门诊跑,要去做捐肝前的体检,妈妈在后面边跟边哭:“你检查了我也不要你的肝!”自此,母子俩展开“拉锯战”。

  儿子下跪:不能救你,我会痛苦一辈子

  父亲余云龙为此背着余新昊母子召开了三四次家庭会议,但大部分亲戚不赞成余新昊捐肝。矛盾中,医生告诉余云龙,肝脏有再生能力,最多半年余新昊的肝脏就会长回原样。余云龙终于决定让儿子捐肝。

  3月25日晚上,虚弱的张红躺在床上,流着泪说:“儿子,妈妈不要你的肝,有你这份心,妈妈已经很开心了,你就陪着妈妈,让我快乐地走过最后的日子!”余新昊一下跪在妈妈面前:“妈妈,如果这次不能救你,我会在痛苦中过一辈子!”

  儿子的坚决,终于动摇了妈妈的决心。

  手术当天 妈妈目送儿子进手术室

  4月6日,肝移植中心主任严律南教授、王文涛教授、血管外科专家赵继春教授等十余人组成的手术小组,为余新昊和他的妈妈进行了肝移植手术。

  当天早晨7:00,作为供体的余新昊要先接受手术。进手术室前,张红来到儿子的病房,插胃管的痛苦让余新昊的眼泪顺着眼角流,张红的眼泪也汩汩往外冒,拿着纸巾一点点擦拭儿子的泪水。余新昊进手术室前最后看到的,是妈妈倚门望着他的身影……下午2:00,余新昊被送出手术室。

  中午12:00,母亲张红也随后进入手术室,直到晚上9:00,手术顺利结束。

  故事二

  24岁的女儿唐敏>>>

  身高1.59米、体重40多公斤

  娇小女儿有颗勇敢心

  在余新昊病房的另一端,24岁的唐敏躺在病床上,虚弱地闭着眼,身高1.59米的她体重只有80多斤,是医生们见到的最瘦供体,就是这样一个娇小的女孩,却和余新昊一样,毫不迟疑的切下自己一半肝脏救妈妈。

  妈妈生病都是因为太勤俭

  唐敏是蓬溪人,父母都是农民,爸爸常年在外打工养家,妈妈蒋全贞一个人在家带着唐敏姐弟俩。说起妈妈,唐敏的眼泪就往下掉:家里没钱,妈妈舍不得吃舍不得用,把钱省起来供我们读书,“她的病就是这样来的!”唐敏记得:妈妈一直有心痛的毛病,痛起来就在床上滚。

  唐敏姐弟俩先后考上电信工程学院和四川航天职业技术学校。去年12月,已毕业的唐敏在仁和春天服装销售部找到工作,弟弟也到长春开始实习,一家人苦尽甘来。

  44岁的蒋全贞却突然病情恶变,全身发黄,腹胀、腰痛,到华西医院检查后,医生王文涛发现蒋全贞肝内外广泛胆道结石,合并肝硬化、肝衰,而多次的胆道手术还导致了她的腹腔广泛粘连,王文涛告诉他们:肝移植是唯一的选择。

  为妈妈捐肝 姐弟争着来

  从得知妈妈必须做肝移植那天起,唐敏就下定决心:用自己的肝脏救母亲。她悄悄和弟弟商量:“妈妈用我的肝,你是男孩子,如果手术出了啥子意外,以后你可以承担起照顾爸妈的责任。”弟弟一听又哭又闹,从长春跑回来,坚决要用自己的肝,然而,弟弟的血型和妈妈不合,只得无奈地接受由姐姐捐肝。

  两个捐肝救母的家庭 成了“邻居”

  3月23日,蒋全贞病情加重,被送到华西医院急诊科,26日转入肝移植中心,与余新昊一家住在一个病房,与余新昊的妈妈一样,蒋全贞也坚决拒绝女儿捐肝。那阵子,两个妈妈各自抗衡着自己的儿女。

  每天下班,唐敏会乖巧地陪在妈妈身边:“妈妈,就用我的肝嘛,等你好了我带你去旅游!”可妈妈默然无语。

  4月6日,隔壁给妈妈捐肝的余新昊安然回到病房,蒋全贞态度有所动摇,唐敏立即请医生尽快手术。4月8日,唐敏默默用眼神和还不知情的妈妈道别后,被推进了手术室……“麻醉医生说我是他见过体重最轻的供体,喊我再想想清楚。不想了,捐!”

  昨晚7时许,蒋全贞从重症监护室转入普通病房,又和余新昊的妈妈住在同一间病房,做起了邻居。

  唐敏来看妈妈,可妈妈把头扭向一边。“妈妈,你咋个不看看我,也不和我说话啊?”“我不看你,看到你我伤心!”说着,蒋全贞的泪水落了下来……

更多
打印 | 录入:秋日的丝雨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琛ㄦ儏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