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作家史铁生逝世捐献肝脏 “生死观”发人深省

[日期:2011-01-20] 来源:  作者: [字体: ]

  “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摘自《我与地坛》。

  星岛环球网消息:作家史铁生与2010年一起离我们远去了。12月31日3点46分,中国残疾人作家协会副主席史铁生因脑溢血突发抢救无效在北京辞世,而再过4天就是他60岁的生日。

  《新京报》报道,“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在其名作《我与地坛》里,史铁生曾这样写道。依史铁生生前多次重申的意愿,将不举行遗体告别,北京作协可能举办追思会。

  捐献肝脏,延续生命

  与史铁生相交多年的记者何东向我们描述了史铁生临走前的状况:30日下午4时左右,史铁生在朝阳医院透析后回家,感觉头越来越疼,家人赶紧叫来救护车送到朝阳医院。此时,他的神志已经不清了。何东说:“我得到消息后,赶紧给曾经救治过凤凰台主持人刘海若的宣武医院凌峰教授发短信。我在赶往朝阳医院的路上,凌峰就到了。因为史铁生生前说过,一旦自己病重,失去救治意义的时候就放弃,别拖。这个事情总得有一个人判断,凌峰教授判断,手术意义不大。”

  据何东介绍,因为史铁生生前多次表达过想把自己的遗体捐献的愿望。在将史铁生送往宣武医院的路上,凌峰教授就给天津红十字会打电话,让他们来人。因为遗体捐献需要一系列复杂的手续,到宣武医院后,一边实施保守抢救,与此同时,天津红十字会就和史铁生的爱人陈希米商量,只要有用的器官,能救别人,就全部拿走。当时估计,角膜、心脏还有肝可能都可以捐出来。但是,宣武医院不具备摘取人体器官的资质和设备,于是再度转到中国武警总院,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

  “经过化验监测以后,他的呼吸一停止,肝脏就被摘取,送往天津,那里一个病人正等待移植。按照凌峰教授的说法,史铁生又把他的生命传递给另外一个人了。”

  31日5时34分,何东率先在博客公布了史铁生去世的消息,他同时透露,陈希米表示之后会在适当时间,以适当的形式对史铁生的离开表达追思。何东称,追思会的形式和时间还得跟作协和残联等单位商定。

  尊重遗愿,不做遗体告别

  昨天上午,中国作家网发布了北京作协的讣告。讣告称:“多年来他与疾病顽强抗争,在病榻上创作出了大量优秀的、广为人知的文学作品。他的作品多次获得国内外重要文学奖项,多部作品被译为日、英、法、德等文字在海外出版。他为人低调,严于律己,品德高尚,是作家中的楷模。他的去世,是我们的重大损失。我们将在充分尊重家属意愿的基础上进行后面的安排和纪念活动。”

  北京作协秘书长王升山说,关于史铁生的后事现在还在与其家人商量,目前作协决定尊重史铁生生前遗愿不再进行遗体告别会,但想办一个追悼会。

  作家洪峰是史铁生生前非常好的朋友,洪峰的妻子蒋燕说,25年前,两个好友聊天时史铁生曾经提过,希望去世以后能找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找一棵树,可以把自己的骨灰“站”着埋下。洪峰夫妇后来移居云南,洪峰曾经给史铁生打电话,非常激动,说找到了当年史铁生提到的地方。“那天打电话的时候,两个人都很激动,洪峰还流下了眼泪。”蒋燕说。

  另外,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杨柳说,新版的《我与地坛》即将上市,现在已经装订入库。

  史铁生“生死观”

  ●“现在我常有这样的感觉:死神就坐在门外的过道里,坐在幽暗处,凡人看不到的地方,一夜一夜耐心地等我。不知什么时候它就会站起来,对我说:嘿,走吧。我想那必是不由分说。但不管是什么时候,我想我大概仍会觉得有些仓促,但不会犹豫,不会拖延。

  ●但是太阳,他每时每刻都是夕阳也都是旭日。当他熄灭着走下山去收尽苍凉残照之际,正是他在另一面燃烧着爬上山巅布散烈烈朝辉之时。那一天,我也将沉静着走下山去,扶着我的拐杖。有一天,在某一处山洼里,势必会跑上来一个欢蹦的孩子,抱着他的玩具。

  ●所谓命运,就是说,这一出“人间戏剧”需要各种各样的角色,你只能是其中之一,不可以随意调换。

  ●只有人才把怎样活着看得比活着本身更要紧﹐只有人在顽固地追问并要求着生存的意义。

  人物生平:史铁生

  (1951年1月4日——2010年12月31日),原籍河北涿县,1951年出生于北京,1967年毕业于清华大学附属中学,1969年去延安一带插队。因双腿瘫痪于1972年回到北京。后来又患肾病并发展到尿毒症,需要靠透析维持生命。2010年12月31日凌晨3点46分,史铁生突发脑溢血逝世。

  史铁生自称“职业是生病,业余在写作”。而他创作的散文《我与地坛》鼓励了无数的人。2002年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杰出成就奖。曾任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残疾人作家协会副主席。

  世人追忆

  苏童(作家)他形象干净,甚至圣洁

  我平时和史铁生接触不多,就是之前曾经跟他一起去海南开过会,我曾经背他上车背他下车,但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在作家圈中他的形象是非常干净的,甚至是有点圣洁的。别的都留不下来,留下来的只能是作品,比如说他的《我与地坛》、《我的遥远的清平湾》这样的小说,我的孩子会读,你们的孩子,甚至你们孩子的孩子也会读,它会成为经典的,这是对铁生最好的纪念。

  迟子建(作家)没人能取代他

  我现在只能说我真的很难过,中国文坛,作家太多太多了,但是太缺乏像史铁生这样的作家了。我觉得他的这个离去,所有我们这些人,作为他的文友和朋友,都是有心理准备,但还是特别伤心。史铁生这一世,他承受病痛的折磨,我觉得他太苦了,我希望他在另一世界的新年过得好,那应该给他一切一切都是最好的。

  我觉得他思想的重量,跟任何一个作家比都是不逊色的。他留下的作品,他的人格力量,没人能取代他。

  莫言(作家)他是伟大的人

  我跟他接触不是特别多,但是非常的敬仰他。我还是用多年前对他的评价,他不单是一个杰出的作家,还是一个伟大的人。我现在心情非常沉痛。

  李敬泽(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生死有尊严

  我感到非常沉痛,但是我相信,铁生离开的时候一定是平静和坦然的,我觉得可能在中国的作家里面,甚至是一般的中国人里面,都很少有人像他这样,透彻地和深入地思考过人的生死,对生死他想了很多。他可以说在很年轻的时候,开始就面对这个问题,他的这个思考贯彻在他所有的作品里。他的思考不仅让他自己有尊严的生,有尊严的死,同时也教会我们这些普通的中国人,如何尊严的生,如何尊严的死。

  解玺璋(评论家)为史铁生作诗

  无端岁末却惊风,忽报长天送铁生。命若琴弦成绝响,病隙碎笔道分明。

  清平岁月清平过,寂寞风光寂寞僧。到老欲说灵魂事,金台遥对细无声。

微博纪念

  @何力:史铁生的人生令人尊敬!引人自省!

  @朱伟:惊悉史铁生病故,悲痛之,内疚之。这些年大家都忙,竟一直没顾上经常去看望老友,铁生这几年孤独否?疾病如何日益加重的?陈希米不说,我们竟也都不知道。铁生这辈子,是一直在自己的精神境界中探索的一辈子,他的一生终止于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铁生,安息。

  @刘春:史铁生小说,心干净天干净语言干净,阅读也干净。

  @郭敬明:我心中永远的大师。

  @易中天:永远的清平湾!惊悉史铁生先生离开了我们,不胜悲痛。我忘不了初读《我的遥远的清平湾》时的感觉。我相信,那是永远的清平湾。

   十年透析饱受折磨

  《京华时报》报道,据北京宣武医院宣传教育中心褚晓明介绍,史铁生是在医院神经外科重症监护室去世的,家属要求医护人员不能对外透露任何病情。据北京作协副主席李青介绍,史铁生因病每周都做透析,已经做了十年透析了。前天下午,他做完透析回家后,就开始感觉头疼、恶心,并呕吐,后一直昏迷,到晚上病情加重,家人赶紧送往医院。医生确诊为突发性脑溢血,经过几个小时的抢救,最终还是未能抢救过来。李青说,虽然这些年史铁生一直重病在身,痛苦的透析折磨着他,但他毅力超强,与病魔越战越勇。直到2009年初,一场严重的肺病后,他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1月4日是史铁生生日,差几天就满60岁了,没想到却被脑溢血夺去了生命。”李青说,史铁生的离去实在是太突然了,很后悔没见到他最后一面,记得他说过从小的梦想是做个运动员,希望他到天国后能当个运动健将,满足他小时候的理想。

  骨灰有意洒在地坛

  在史铁生生前的家里,家属遵照史铁生生前意愿,没有在家里设灵堂,史铁生夫人陈西米女士看上去情绪稳定,正忙前忙后地接待前来看望她的各界人士。史铁生好几篇小说中都提到过一座废弃的古园,实际就是地坛,他认为与地坛有缘分,也曾出版过《我与地坛》。陈西米女士当天正与朋友商量,有意将史铁生的骨灰洒在地坛。

  据史铁生生前好友何东介绍,史铁生多次在自己的小说、散文、诗歌、书信中表达,只要自己身上还有一件对别人有用的器官,那么当他最后离开现实世界时,就一定无保留、无条件捐赠他人。当天,北京宣武医院等单位共同帮史铁生实现了他的遗愿,医生在对他的遗体器官做了摘除手术后,救护车载着史铁生的肝脏驶向天津武警医院,那边有个肝移植的病人已经开始手术。何东说,史铁生生前多次重申的意愿,去世后将不举行声势浩大的遗体告别,此前他向亲友们笑着说:“我愿意这样走,就像徐志摩在《再别康桥》里写的:‘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各方反应

  北京作协

  称其是作家中的楷模

  北京作家协会在得知史铁生去世的消息后,于当天上午在北京作家网发布了史铁生讣告,讣告称:“史铁生是著名小说家,散文家。多年来他与疾病顽强抗争,在病榻上创作出了大量优秀的、广为人知的文学作品。他的作品多次获得国内外重要文学奖项,多部作品被译为日、英、法、德等文字在海外出版。他为人低调,严于律己,品德高尚,是作家中的楷模。他生前留下遗嘱,去世后将自己的肝脏和大脑捐给有需要的患者和医疗机构。他的去世,是我们的重大损失。我们将在充分尊重家属意愿的基础上进行后事的安排和纪念活动。”

  据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新闻发言人陈崎嵘透露,在得知史铁生去世的消息后,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和党组书记李冰心情沉痛,铁凝因在外地就委托秘书和李冰书记等人一同去慰问了史铁生家属。中国作家网当天也发布了史铁生去世的讣告。讣告发布后,许多网友发文对史铁生表达了哀思。一位自称“天津林希”的网友写了一副挽联“苦寒作家一死脱贫,千古文章永世留芬”。还有网友为文坛失去史铁生而惋惜,认为“这样的好作家,走一个少一个”。

  作家

  张海迪:他是精神上的钢铁汉

  正在外地调研的张海迪,收到史铁生夫人发来关于史铁生去世的消息时,她感到万分难过。张海迪说,史铁生是一个非常坚强、不惧怕死亡的人,他常年受尿毒症病痛的折磨,每个星期要去做透析,能够忍受这样痛苦的人,他真是一个精神上的钢铁汉。“在当下喧嚣浮躁的社会,铁生文学作品中的那份沉静更显珍贵,他从容地阅读了生命这本大书,坚守着自己的文学立场。他的生命是痛苦的,灵魂却又是那么纯净。他总是让我们那么感动。他其实早已很累了,就想休息了,那我们就不要打扰他。”

  周国平:坐在轮椅上的哲人

  作家周国平接到史铁生去世的消息后简直不能接受,他无法相信那个在他眼中最坚强、最善良,永远笑对苦难的人,轮椅上的哲人,就这样突然走了。“在这一瞬间,我清楚地知道,我的世界荒凉了,我失去了人世间最好的兄弟。”周国平说,虽然史铁生身患残疾,双肾衰竭,但是,以他强健的禀赋和达观的心性,一定能够渡过一个又一个难关,只是没有想到他却闯不过这道关。

  周国平认为,人与人之间是有精神上的亲缘关系的。“读铁生的作品,和铁生聊天,我的感觉永远是天然默契。有一次我和夫人去看他,他虽然病后虚弱,但谈兴仍很浓,谈文学,谈写作,谈人生,谈信仰,话语质朴而直入本质。铁生和我都感到意犹未尽,相约以后要多谈,并且计划等他身体状况较好时,做一个他和我的系列对话。虽然病痛让他写作的时间极其有限,但他的头脑从未停止思考。如果能用一本对话录的形式留住他头脑中的珍宝,当然是很好的事。然而没有想到这件事情还没有开始做,就被永远搁下。”周国平不无遗憾地说。

  评论界

  解玺璋:作品数量少但思想透彻

  得知史铁生去世的消息后,文化评论家解玺璋心情沉重地为他赋诗一首寄托哀思:“无端岁末却惊风,忽报长天送铁生。命若琴弦成绝响,病隙碎笔道分明。清平岁月清平过,寂寞风光寂寞僧。到老欲说灵魂事,金台遥对细无声。”

  史铁生一生创作了《我的遥远的清平湾》《务虚笔记》《病隙碎笔》《我与地坛》《我的丁一之旅》等作品。在解玺璋看来,与那些一年几部长篇的年轻作家相比,史铁生并不是高产作家,但他不以数量胜,他的好处是想得深,想得透,以惜墨如金的态度写出来,每一句话都被丰富的内涵撑得鼓鼓的。所以,越是历尽沧桑的人,读他的书就越有感觉。“特别是《病隙碎笔》这样的书,像我这样年纪大一点儿的人更爱看这个。可能是这个年纪的人对思想有更多的追求,或对生活有更多体验吧。”解玺璋认为,史铁生的文字中有一种苍凉的况味,他的作品都是对生命的了悟,冷静睿智的思索,质朴无华的文字,读来让人过目不忘,颇受启迪。解玺璋认为,史铁生的作品中有对生命本体的追求,他总是在叩问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在当下浮躁的文坛,他的这种直指内心的写作实在难能可贵。

   史铁生语录

  1.人所不能者,即是限制,即是残疾。

  2.我们生来孤单,无数的历史和无限的时间因而破碎成片断。互相埋没的心流,在孤单中祈祷,在破碎处眺望,或可指望在梦中团圆。记忆,所以是一个牢笼。印象是牢笼以外的天空。

  3.左右苍茫时,总也得有条路走,这路又不能再用腿去趟,便用笔去找。而这样的找,后来发现利于这个史铁生,利于世间一颗最为躁动的心走向宁静。

  4.也许是因为人缺了什么就更喜欢什么吧,我的两条腿一动不能动,却是体育迷。……我最喜欢并且羡慕的人就是刘易斯。他身高一米八八,肩宽腿长,像一头黑色的猎豹,随便一跑就是十秒以内,随便一跳就在八米开外,而且在最重要的比赛中他的动作也是那么舒展、轻捷、富于韵律,绝不像流行歌星们的唱歌,唱到最后总让人怀疑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5.人,真正的名字是欲望。所以你得知道,消灭恐慌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消灭欲望。可是我还知道,消灭人性最好的办法就是消灭欲望。那么,是消灭欲望的同时也消灭恐慌呢,还是保留欲望的同时也保留人生?

  6.我常以为是丑女造就了美人。我常以为愚氓举出了智者。我常以为是懦夫衬照了英雄。我常以为是众生度化了佛祖。

更多
打印 | 录入:秋日的丝雨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琛ㄦ儏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