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烟台千人大签名支持人体器官捐献 热衷全捐

[日期:2010-11-13] 来源:水母网  作者:记者王小丹 初阳 申吉忠 孙泓炜摄影报道 [字体: ]

市民正在填写器官捐献表格

填写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

  支持,爱心传递着感动,瞬间记录成为永恒。昨日上午9点,文化中心广场门前,一股爱心的暖流在不停涌动,由烟台晚报与毓璜顶医院联合主办的“支持人体器官捐献千人大签名”活动在此举行,来自活动主办、支持单位代表和现场市民共计千余人参加了签名活动,200名爱心人士现场登记加入人体器官捐献志愿者队伍。至此,此次活动共接受来自社会各界的262名爱心人士报名登记。

  10月25日,烟台烟台毓璜顶医院、解放军第107医院入选山东省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医院。为向器官捐献志愿者们表示敬意,鼓励更多的市民加入志愿者的行列,11月1日起,烟台晚报与毓璜顶医院联合主办启动“支持人体器官捐献千人大签名”活动。

    “目前,毓璜顶医院已经对262名市民进行资料登记并填写表格,待省红十字会的捐献登记网建成开通后,院方将第一时间将登记在册的报名市民资料通过网络传至省红十字会,经由省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确认完成登记。”活动现场,毓璜顶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副主任万峰春介绍。

我捐献,我光荣

我捐献我光荣

  同心支持器官捐献

  (YMG记者 王小丹 白晓娟 宋晓娜 史崇胤)  公安干警来了、港口工人来了、大学生来了;父亲抱着女儿来了、儿子搀着年迈的父母来了、远道来烟打工的外乡好人来了、随着带着“遗愿”的户外运动者来了……

  昨天上午,由本报和毓璜顶院联合举办的“支持人体器官捐献千人大签名”活动在市区文化中心广场举行。一个个这样的队伍、这样的身影从四面八方汇集到一起,留下了自己的手印和名字,也留下了一段段感动人心的瞬间。

  巨型红条幅刻满千人心
  十余支持单位庄严签名

  一大早,活动还没开始,活动支持单位、烟台交运旅游集团的工作人员就统一穿着蓝色制服来到了现场、排起队伍,同样早早赶来的烟台大学和鲁东大学的大学生们则拉起了横幅:“支持人体器官捐献”,“相信人间有大爱!”

  “捐献人体器官是生命的延续,会让更多的需要器官的人们获得重生。”山东省烟台护士学校的护士史小震正向一位过路的市民介绍相关知识。来自烟台港口高级技工学校、烟台港团委的支持队伍也整齐地等待着庄严时刻的到来。人群中的焦点之一要算是烟台肾友会的朋友们,他们大多都是接受过好心人的援助,获得了重生,活动当天,他们纷纷来到现场填写了申请人体捐献志愿书,在自己死后将器官捐献给需要的人们,将他们的爱继续延续下去。

  “烟台市公安局全体民警支持人体器官捐献活动,这也是和谐警民关系的一种表达方式。”作为本次活动支持单位的代表,烟台市公安局政治部宣传处处长马红军深情地说,“全市民警将作为此项活动的宣传者和支持者,向广大市民宣讲相关人体捐献的知识,为烟台市人体器官捐献事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记者在现场看到,很多支持单位的工作人员在签名后前往登记台报名登记加入了人体器官捐献志愿者队伍。

  随身铜牌写捐献意愿
  户外运动爱好者圆梦

  上午9点,32岁的房鹏抱着女儿、挽着母亲来到现场,在登记表上郑重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他的母亲,66岁的张勤芬女士也在捐献表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作为一名户外运动爱好者,房先生喜欢登山、远足、划船。考虑到如果自己在野外运动时发生意外,捐献的心愿就难以完成,房先生想出一个好办法:军人上战场都随身带着“军牌”,上面有个人的详细信息,自己何不也制作一个。于是,5年前,他就找专人定制了一个小铜牌,天天挂在脖子上。这个牌子上,除了他的姓名、电话、血型、联系人等信息外,还写着这样一行字:如有意外,自愿捐献身体。“我虽然不知道会捐给谁,但是我知道自己的生命会在别人身上延续,这就足够了。”房先生说。

  房先生不仅决心要捐献自己的人体器官,而且他还坚持献血,从1999年到现在,他已义务献血五次。

  烟台善举打动南京好人
  来烟仅4天志愿捐赠器官

  昨天的捐赠现场上,除了热心的烟台市民纷纷报名、签名,也不乏外地人的身影,来自南京的杨永才就是其中的一位。

  “我11月2号才来到烟台,今天正好休息,想趁着好天气逛逛烟台,正好碰上这个活动,感到烟台真是个热情、有爱心的城市!”杨永才是一位来烟的打工者,来到烟台做活动板房工作,来到烟台仅仅4天,便填写了器官捐献意愿表。

  “将来自己的生命结束后,还可以给别人带去健康,想想看,这是多么好的一件事儿。”杨永才这番朴实的话语让人倍受感动。

  教师夫妇同牵手报名
  “家属意见,我们正好换过来填!”
  “家属意见,正好我们换过来填!”在报名现场,记者碰到这样的一家三口,夫妻两人每人拿了一份意愿表填写,填到“家属意见”一栏时,两人非常有默契的说。

  许以民和王艳华都是鲁东大学的老师,昨天上午,他们本来是陪7岁的女儿上特长班的,经过文化广场看到这个活动,便决定一起填写器官捐赠意愿表。

  7岁的女儿依靠在爸爸怀中听完爸爸的讲解,对爸爸妈妈的行为有了模糊的理解,但是,当王艳华在表中每一个器官后面都划上“对勾”,并写上“眼角膜”时,小女孩一下子哭了:“妈妈没有眼睛就看不到了!”“妈妈现在不捐,等好久好久以后才会捐!”王艳华一边给女儿擦眼泪,一边笑着说。“这是件好事,等我们走后,捐出健康的器官来维持他人的生命,我们非常愿意!”许以民说。

市民纷纷来登记

    “过去捐肾救子,如今想帮更多人”
    烟台首例父亲捐肾救子者志愿捐献
    上午8点半,活动现场,最早几个填下登记表的人里竟然有路明的父亲、57岁的路寿亭。
 

  “我来给我和老伴一块登记,当初要是没有那么多人帮我们,路明也没法做手术,现在,有机会回报社会,我们一家都参与!”路寿亭一边填登记表一边笑着说,“如果我去世后,能给像路明一样的病人帮助,也是一件有意义的事啊。”

  路寿亭、路明父子是栖霞松山镇人。1998年6月,路寿亭遭遇严重车祸,治疗花费近60万元,路家负债累累。第二年,17岁的独生子路明以优异成绩考取山东医科大学,为替父还债,他烧掉录取通知书、打工还债,2007年5月被确诊为慢性肾功能不全、尿毒症。路寿亭与路明虽然肾脏配型成功,但无钱为儿子捐肾。路家父子的遭遇经烟台日报社披露后,社会各界累计捐款14万元,2007年8月12日,在全国各地的400多名泌尿外科专家、教授的见证下,路明在毓璜顶医院接受了父亲路寿亭的肾脏移植,也成为烟台第一例父亲捐肾救子的手术。

  “今天是我的重生日,我‘三岁’了”

  一路换车赴现场就是打车也要来

  “实在是太巧合了,11月6日就是我重生的日子,今天我整三周岁了,也是我在《捐献遗体意愿书》上按红手印整三年。”见到记者,31岁的侯俊宇高兴地说。

  16岁那年,栖霞人侯俊宇发现看东西模糊,4年后彻底失明,失明后他慕名来到烟台盲人按摩学校,因为学校校长王乐文是烟台唯一拿到盲人按摩医疗许可证的人,侯俊宇就拜其为师,开始潜心学习按摩技术。06年,侯俊宇在王乐文的帮助下在开发区开了一家按摩店。可是,正当生意渐渐走上正轨时,侯俊宇被确诊尿毒症。侯俊宇女友邓俊莹毅然从单位辞职,每天在医院守护,两人到毓璜顶医院做配型,经化验,配型吻合。根据相关规定,捐肾者须有五代以内血缘关系或亲属关系,否则手续极为复杂。10月26日,两人在栖霞民政局正式登记结婚。2007年11月6日,手术成功,这是侯俊宇终生难忘的日子。

  昨天,侯俊宇和妻子邓俊莹一起来到现场。他激动地告诉记者:“先坐朋友的顺风车,半路坏了,改坐大客车,大客又坏了,我们就打的来到了烟台,以实际行动声援活动,感谢那些帮助过我的好心人。”

  现在,侯俊宇和父母一起住在栖霞,有了一个2岁的孩子。他说:“这三年来,学到最多的一点就是明白了什么是爱,捐献人体器官就是一种博爱的延续,这个世界有爱就有奇迹,相信天下有爱心的人都会幸福!”

  想捐人体器官供医学研究
  七旬老人提“最特殊”要求

    “我患有乙肝,身体器官不健康,不能移植给别人。我想捐献人体器官,供医务人员做医学研究。”70岁的黄盛海老人也来到现场,签下了人体器官捐献登记书。

  7年前他濒临死亡,做了肾移植手术后,又重新获得了生命。他说,自己天天都在想,如何来回报这个社会。

  他告诉记者:“我因肾衰竭面临生命的终结,是别人捐献了自己的肾脏,移植到了我的身体里。因此,我的生命又得以在这个世界上延续到现在,我的生命是他人给的。我想自己百年之后,也要把身体的所有器官全部捐出去,可是我两年前不幸成为乙肝病毒携带者,医生说不健康的器官不能捐献,但我还是要将人体器官捐献出去,就用来供医学研究用吧。”

  “我的第二次生命是别人给的”
  八旬老人说“我当然要来”

  “我当然要来啊!虽然我换过肾,但是我的肝、心脏等器官是健康的!”记者碰到本报曾经报道过的宋成基,他曾是烟台接受肾移植手术最年长者,在他74岁高龄时,接受肾移植手术并重获新生,如今已经80岁,身体非常健康,一见到记者,他很认真的这样说。

  “别人给了我器官,我这才获得第二次生命,所以,等我走了也要捐出健康器官给别人!”宋成基真诚地说,如果当年没有他人健康的器官,自己要承受多大的病痛折磨,所以我理应给其他人带去健康和生命。

  一大早,81岁的张文启老人就和老伴来参加支持器官捐献活动

  昨天的器官捐献登记现场,一个特殊的现象令人关注,无论是最早赶到现场咨询报名的,还是最后仍在认真填写表格的报名者,众多白发老人的身影十分醒目。现场报名登记的200名市民中,有6成以上的年龄在50岁以上:一头白发,一个红手印。这个有些意外的场景,打动着每一个人的心。

  在填写捐献项目时,只要是身体条件允许,大部分申请捐献者都选择了“全部捐献”,得知自己因为各种原因只能选择部分器官捐献时,有些市民很遗憾。更有市民现场表态:病人缺什么,咱就捐什么!

  早就想捐献家人都赞同
  89岁老太成最高龄捐献者

  “我89岁了,身体特别好,什么毛病没有,早就想捐献了,这回好了!”上午10点30分,被两个女儿领着来到登记桌前的孙绍花老人高兴地说。在登记桌前,孙绍花和女儿刘福珍、刘福玲分别填写了登记表,老人也因此成为活动现场年龄最大的登记捐献志愿者。

  “母亲是个很开通的人,很早就有这个想法了,今天早晨知道这个活动要举行,早上我们特意坐车过来看看。”老人的大女儿告诉记者,母亲的身体很好,家里已经是“四世同堂”,当老人提出自己想要捐献器官时,家里人都表示赞同,这也让老人很欣慰。

  “我的儿女孙辈都很孝顺,这是我的福气,能用我的器官帮助别人,这也是一种福气。”接过记者送给她的鲜花,老人笑得很开心。

  “我不戴眼镜都能看报纸”
  85岁老人坐着公交车来报名

  “我现在年纪大了,开始提笔忘字。你帮我填写捐献表吧。”早上8点半,85岁的于廷莲赶到活动现场,请一位年轻女士帮忙。

  老人家住芝罘区通伸附近。她说,自己身上的其他器官都老了,不中用了,只有眼睛还好好的,平时看报纸、读书,不用戴眼镜都能看得很清楚,她想捐献自己的眼角膜,在百年之后,希望自己的眼睛能继续看着这个世界。

  前几天,她看晚报,知道周六有现场填写捐献表的事,可是这天又恰巧是阴历的十月一日,是民间传统给逝去亲人上坟的日子。这天清晨,天还蒙蒙亮,她就早早起床,先去郊外给老伴上完坟,又立马坐公交车来到文化广场人体器官捐献签名现场。

  “我就怕自己来晚了,赶不上填捐献表了。这不,我连早饭还没顾上吃呢。”说着,老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饼干吃起来。据了解,老人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得知老母亲要捐献人体器官的事,儿女们都表示尊重老母亲的意愿。

  表格捐献栏被填满
  市民热衷“能用的全捐”

    “眼角膜”,“椎体、眼、脑、皮肤”,“注:希望捐献造血干细胞”,“全部可用部分,供医院研究”……捐献现场,一位女士一边看着捐献者填写表格中“其他”一栏、一边询问医生“想全部捐献该怎么填?”

  在这份表格中包含了肾脏、心脏、肝脏等可以挽救生命的人体重要器官,但是,这些选项似乎并没有“满足”志愿者的捐赠意愿。

  翻看表格,几乎绝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全部捐赠,各重要器官后面的括号中全是“对勾”,就连最后的“其他”一栏中,也被填得满满当当。“每年春节时,几乎都会有因为放鞭炮而炸伤眼睛的人,眼睛对人是多么重要啊,所以我要捐出眼角膜让这些人看到光明!”一边在“其他”一栏中写上眼角膜,李永江真诚地说。

  “我还想捐XX器官,可以吗?
  市民支持令医生“意外”

  “大夫,我的眼睛近视,可以捐献眼角膜吗?”一位女孩将所有器官栏中都打上“对勾”后这样问;另外一位老先生眼神中满是诚恳和急切:我是癌症患者,我不知我身上的器官哪个可以捐,哪个不可以捐,但是我可以供人体解剖!

  在现场接受捐赠者咨询的毓璜顶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副主任万峰春同样收获了感动和意外,“短短时间,就收到这么厚一摞的捐赠意愿表,并且,几乎没有一个人是询问捐赠器官是否会对自己有影响,而咨询的问题全部是‘XX器官是否可以捐?’‘我还想捐XX器官,可以吗?’”

  万峰春感慨地说,最初筹备这个活动时,我们最大的担心便是大家的观念,没想到能得到这么多人的认可和支持,这么热烈的场面真是很意外!

  烟台人,好样的!
  我母亲患糖尿病20多年,尿毒绝症让她苦不堪言。真是无法救治吗?出路是有的———只要有足够多的人捐献肾脏我母亲和许多尿毒症患者就会枯木逢春!

  而我们为什么要火化这些能够挽救生命的宝贵器官呢?

  对生命的珍重,不应是为了保全火化前的那短暂的完整,和火化后一捧不知终归何处的骨灰,如果能把有用的器官留给病患继续使用,捐献者的生命得以存续,这是多么幸福、多么浪漫的好事啊,何乐不为?

  人一生不知会得到多少人的帮助,我们要学会感恩,有什么能比救人生命给人光明这样更能表达我们感恩的情怀?

  辛亥革命的一个形象标志是男人剪掉长辫。当时不是有人宁可掉头也绝不剪掉父母所给的长辫吗?如今你摸摸,辫子哪里去了?头上的长辫子没有了,可对器官捐献无法理解的无形长辫,至今还在人们身后甩来甩去!狭隘观念的辫子猛剪下来,多少个生命会得以重生!

  令人欣慰的是,我省试点器官捐献才十天,烟台的千人签名活动就搞得这么轰轰烈烈,烟台真的是一个爱心之城,烟台人,好样的!

  我母亲因病情恶化已无法接受器官移植,愿我们的努力能帮助天下所有患病的母亲,让他们的儿女不再有我的遗憾。

更多
打印 | 录入:yujiachen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琛ㄦ儏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