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四川灾区男子脑死亡移植器官连救3人

[日期:2009-12-03] 来源: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作者: [字体: ]

四川男子身后器官捐献就三人

 刘顺军妻子王顺英(右)、父亲刘兴荣(左)在脑死亡器官捐献知情书上签字、按手印吕甲摄

 

  这是四川首例脑死亡捐献器官,家人签署相关文件后,移植手术已于昨晚9点逐一展开


  昨日16:45·省医院成都


  “弟娃儿走了后可以救几条命,就算是给5岁的侄娃子积德了!”

  昨天,省医院重症监护病房内,因4天前的一场车祸,35岁的绵竹男子刘顺军造成严重颅脑损伤,已不幸脑死亡。他的几名直系亲属向省医院提出,将刘顺军的器官捐献出来,挽救其他生命的意愿。历经多方协调和努力,最终于昨晚9点成功实施器官捐献,成为四川脑死亡捐献器官第一人。省医院多器官移植中心主任表示,此次义举意义特别重大而深远。昨天晚上9点左右,刘顺军所捐献的肾脏和肝脏已经分别移植到3位危重病人体内。


  昨天下午4点45分,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公证处主任张向东和助理张国平,急匆匆赶往省医院,刚到医院门口就被该院临床多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杨洪吉迎上了二楼ICU里的办公室。


  这不是张向东第一次和杨洪吉打交道,作为权威的肾脏移植专家,杨洪吉在实施每一台亲体器官移植手术前,都会按照规定,请张向东来做相关公证。但就是在昨天,原本是日常性工作的每个流程和细节,却让两人都十分严肃谨慎。


  [家人欲哭无泪]专家公证员齐聚ICU


  病床上的刘顺军看起来只是睡着了,在呼吸机的带动下,心脏仍然在跳。


  “有些堵车,对不起!”张向东和助理张国平走进ICU一站定,张国平便打开摄像机,开始记录会议室里发生的一切:桌子上摆满了A4大小的各种待签文书,刘顺军哥哥刘顺平、妻子王顺英、表弟兰绪华坐在一边。他们身边坐着张国平、杨洪吉和由医院多科专家组成的医学伦理委员会成员,而刘顺军就躺在更里面的一间病房里。


  病床上的刘顺军看起来只是沉沉地睡着了,在呼吸机的带动下,他的心脏仍然在跳。看着躺在床上的弟弟,刘顺平欲哭无泪,他眼前浮现的是弟弟憨厚的笑脸。就在几天前,他还打电话,问弟弟家里农忙完了没,父母亲的身体好些没。“不过是几天的时间,这么老实的弟娃儿咋说没就没了呢?”


  [车祸突如其来]毁了一个家的“顶梁柱”


  11月24日,这个三口之家的顶梁柱,被一辆“火三轮”撞倒在地。


  因为法律以及医学伦理等原因,记者被“清”出ICU。30分钟后,刘顺军的几名家属走了出来,安静地坐在大厅的椅子上。


  “弟媳有地中海贫血,老母亲得了癌症,侄娃子也才5岁。把弟娃儿的器官捐出来救人,就当给小侄娃子积德了!”刘顺平双手抱头,痛苦地挤出这两句话来。这时,表弟兰绪华的手机响了,“专家在开会,讨论捐器官的事情,就是想到可以救人啊……”兰绪华向打电话来的老家亲戚解释着。


  刘顺军的妻子是贵州人,地中海贫血让她丧失了劳动力。刘顺军靠打零工维持家计。11月24日,这个三口之家的顶梁柱,被一辆“火三轮”撞倒在地。绵阳的医院让刘家人把伤势危重的刘顺军转到省医院。

  [经历开颅手术]重伤的刘顺军没醒过来


  刘顺平从很多个“消失、无反应”的词汇中,意识到弟弟情况不妙。


  11月28日,开颅手术没能让颅脑严重损伤的刘顺军醒过来。


  虽经省医院包括神内、神外、脑外等多科专家多方救治,刘顺军仍深度昏迷,瞳孔散大,光反射、角膜反射、睫毛反射均消失,疼痛刺激无反应,神经反射消失,没有自主呼吸,但心跳维持。医生将这一结果告知了刘顺军的家人。


  “我问医生,弟娃儿是不是死了。”虽然没有在医生口中听到“死亡”这个关键词,但刘顺平从很多个“消失、无反应”的词汇中,意识到弟弟情况不妙。


  “脑死亡,好不了,救不回来了。”刘顺平听了医生的解释,明白刘顺军现在的心跳、呼吸、血压等生命体征都是用先进医疗设备维持着,但他的脑干已经发生了结构性损伤破坏,无论采取何种医疗手段,最终还是会发展为心脏死亡。


  [诊断为脑死亡]朴实家人决定捐出器官


  省医院多器官移植中心的朱医生闻讯差点落泪:“好人一家人都好。”


  弟媳王顺英文化程度不高,刘顺平把这个结果一遍一遍地解释给她听。这个已经悲痛得哭都哭不出来的瘦小女人,早已没有了主意,一直怯生生地跟在刘顺平身后。“哪咋办?”弟媳小声的问道。“弟娃儿救不回来,那就救其他的


  人。我们接受脑死亡,把弟娃儿的器官捐献给需要的人。”刘顺平答道。


  刘顺平跟王顺英提出,将刘顺军的器官捐献出来。看着面前这几位提出要捐献亲人器官的家属,省医院多器官移植中心的朱医生差点落泪:“太朴实了,好人一家人都好。”


  征得家属同意,医院多科专家组对刘顺军先后进行了两次脑死亡检测,证实脑干反射全部消失,无自主呼吸,进一步检查确认,刘顺军脑电图平直,经颅多普勒呈脑死亡图形,最终诊断结果为脑死亡。


  [需要父母签字]救护车载着心愿奔绵竹


  “如果捐献成功,有患者接受我兄弟的器官吗?”刘顺军的表弟望着车窗外的人群小声地问。


  “有,现在就有病人在等着做手术。”朱医生答道。


  下午5点左右,刘顺平和王顺英、兰绪华签署了同意对刘顺军放弃治疗的意见书。经过医学伦理委员会成员和高新公证处的审查和把关公证,几位直系亲属也在一份写有刘顺军名字的《脑死亡供者捐献器官知情同意书》上签了名。


  这一切都被张国平用摄像机记录了下来。“这个过程一定要有全程的视频资料,不然公证无效。”他说。


  由于器官捐献同意书上必须有所有直系亲属的签名,而刘顺军的父母还在绵竹老家。没有二老的签字器官捐献也不能真正地实现。


  刘顺军的亲属带着朱医生、张向东、张国平,下午5点56分,省医院的急救车鸣着救护笛,载着刘家人和他们的心愿向绵竹飞奔。

 

  昨日20:15·刘顺军家绵竹


  昨晚8点15分,经过1个多小时的颠簸,救护车抵达了刘顺军的家乡,绵竹市什地乡双瓦村8组。刘顺军的亲属们已经得到消息,聚在家门口等待着。


  器官捐献生效父母妻子签署声明


  器官捐赠需要经过非常复杂严谨的程序,时间紧迫,负责公证的成都市高新区公证处的公证员张向东和张国平马上开始了公证程序。刘顺军71岁的父亲刘兴荣、64岁的母亲李开珍,以及妻子王顺英都要签署一份同意捐献的声明书。村里没有打印机复印机,张向东只好用手抄了一式三份共9份声明书。


  在签署之前,张向东分别向刘兴荣、李开珍、王顺英3人详细讲解了声明书的内容,证明刘兴荣是在没有被胁迫,并且不会反悔的前提下,同意签署这份捐献声明,谈话的全部过程公证处都进行了录像录音。


  8点50分,刘兴荣等3人郑重地在各自的声明书上签字、盖手印,捐献声明正式生效。“这是四川首例脑死亡者器官捐献,也是全国的第151例。”张向东说。与此同时,随行的省医院朱医生马上打电话向医院通报,“声明已经生效,手术可以进行。”


  刘顺军的肝和双肾,将随后移植到3名病人体内。


  生活面临困境爷爷最担心小孙子


  刘顺军5岁大的儿子见到家里突然来这么多人,显得特别兴奋,他知道父亲已经去世,但年幼的他却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我爸爸在外面赚钱,以后我要上大学。”


  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未来的日子是他们更需要面对的难题,李开珍已经确诊是食道癌晚期,王顺英严重贫血,根本无法从事大体力工作,刘顺军是家里的顶梁柱,他这一走,家里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我现在只是担心我这个小孙子,无论怎样我都要想办法把他抚养成人。”刘兴荣说。


  “就算是报答帮助过我们的人”


  按下最后一个手印后,“(我儿子)死了也值了。”刘兴荣是一名退伍军人,也是一名共产党员。在去年“5·12”地震中,刘兴荣一家的房子几乎夷为平地,在外打工的儿子刘顺军也是在震后才回的家乡。“地震的时候我们家可恼火了,要不是全国人民都来帮助我们,怎么也熬不到今天啊。”刘兴荣一家在1个多月前刚盖好了新房,连家具都还没来得及添置。


  儿子的突然亡故,刘兴荣觉得难过又无奈,“人都已经死了,总应该再让他起点作用嘛,就算是报答那些帮助过我们一家的人。”


  作为我省第一个签下脑死亡者器官捐献声明书的人,刘兴荣给出的理由真挚而朴实。

 

更多
打印 | 录入:秋日的丝雨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琛ㄦ儏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