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陈家祥:贵州省首位捐赠遗体的农民工

[日期:2007-12-10] 来源:贵州都市报  作者: [字体: ]

  他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农民工,用自己的双手和肩膀撑起一个家。知道自己得了癌症时,他决定死后把自己的眼角膜和遗体捐给需要的人。贵阳和深圳的4位市民因为有了他捐献出来的角膜,从此重见光明。他的伟大在于他的普通,他带来的感动源自于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决定奉献出自己的所有,仅仅是为了那些需要帮助,和他却素不相识的人!

  原稿:

  陈家祥: 贵州省首位捐赠遗体的农民工

  把我的器官捐给需要的人 红十字会联系受捐者

  生命对他只有一年半的时间,面对死亡,32岁农民工做出决定—— 把我的器官捐给需要的人。

  目前省红十字会正在联系合适的受捐者

  金黔在线讯 32岁的农民工陈家祥希望死后把自己的器官捐献出去,帮助需要救助的人。这事经当地媒体报道后,在六盘水引起强烈震撼。

  陈家祥是一位进城务工的农民,家住水城县果布嘎乡高石坎村,来水城打工已两年。

  据介绍,今年元月,陈家祥感到肚子时常疼痛,经医院确诊,他患上了结肠癌,生命只剩下一年半左右的时间。得知自己的病情后,陈家祥很冷静。可想起患颈椎病的妻子不能干重活,女儿洁洁也才3岁,他恨自己无法再担起家庭的责任。

  陈家祥的妻子徐贵凤说,丈夫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吃任何东西了,只要吃点东西就会吐,现在每天都靠注射止痛针减轻痛苦。

  陈家祥说:现在自己是扳着指头过日子,但他不甘心就这样死去,经过一番思考,他作出一个决定:捐献自己的器官,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为社会最后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但如何完成他的心愿,家人都不知道怎么办。

  当地媒体很快报道了这一消息,9月14日,弟弟陈家富代表已卧床不起的哥哥来到六盘水市红十字会填写了遗体器官捐献志愿书。

  记者了解到:由于六盘水市没有相关遗体捐献的规定,也不具备捐献器官的技术条件。为此,六盘水市红十字会当即向贵州省红十字会作了汇报。这时,被媒体誉为“中国宣传器官捐献第一人”的程德忠先生也多方奔走,帮他与贵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取得联系。

  院方被陈家祥的义举感动,当天就安排了5名医护人员专程到六盘水安慰陈家祥,表示将全力以赴完成他的心愿。做完检测后,该院眼科主任龚力力说,他的眼角膜可以捐献给其他患者。

  目前,省红十字会正在积极联系合适的被捐助者。

  记者了解到,陈家祥打破世俗观念的壮举,也深深感动了六盘水的三百万市民,六盘水市总工会、钟山区总工会、水城县总工会、当地工商联等部门均发起捐款倡议,为这个贫困的家庭献出爱心。

  民工欲捐器官感动凉都市民

  热心人争相帮助这个贫困家庭

  金黔在线讯 生命的最后时光,农民工陈家祥的最大心愿是把自己的器官捐出来,献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昨日,本报报道了陈家祥的感人事迹后,记者的电话一直响过不停,不少人与记者联系,表示愿意成为陈家祥器官捐赠的受益人。

  安顺市镇宁自治县的王女士告诉记者:她有一个妹妹,今年30多岁了,是白内障患者,双眼几乎失明,生活难以自顾,看到本报的报道后,她迫切希望妹妹能成为陈家祥器官捐赠的受益人。在贵阳某院校读书的杨同学也为自己双目失明的二姨牵线搭桥,希望失明了10多年的二姨能重见光明。

  远在麻江的徐先生也发来短信:称他非常佩服陈家祥的义举,虽然不能为陈家祥做些什么,但愿意提供偏方,为陈的妻子徐贵凤治疗颈椎病提供帮助。

  当天,六盘水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袁仁庆了解陈家祥的事迹后,对陈的义举作出高度赞誉,称他是个了不起的农民工。随即,该单位10多名工作人员现场募捐2800元,同时,贵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医护人员也为陈家祥一家送去2700多元的爱心捐款。

  最后时光 让他感受真情

  金黔在线讯 日前,身患重病的农民工陈家祥打算捐献器官一事经本报报道后,在六盘水引起强烈反响。水矿(集团)中心医院致电记者,表示愿无偿给陈家祥提供“临终关怀”的温馨服务。

  32岁的陈家祥是一位进城务工的农民,不幸患上绝症。在生命的最后时光,他表现出难以想象的平静,并且作出冲破世俗观念的决定:死后捐出身体所有器官,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此事见报后,立即引起广泛关注。不少患者家属致电记者称,愿意成为陈家祥器官捐赠的受益人(本报曾连续报道)。

  昨日,水矿(集团)中心医院有关负责人致电记者称,该院愿无偿给陈家祥提供帮助,让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光,感受人间真情。

  昨日上午10点左右,院方把陈家祥接进了医院。据陈的主治医生李晓莹介绍:目前,陈的病情已经恶化、癌细胞已转移到肝脏,这种现状将引起一系列并发症,最终导致器官功能衰竭。

  该院副院长唐元明说:陈家祥的事迹见报后,该院医护人员均被深深打动。医院领导班子研究后决定无偿给陈家祥提供“临终关怀”的温馨服务。

  唐元明说,医院将拟订科学的治疗措施,尽可能提高陈家祥的生活质量,减少他的痛苦。

  他走了,身体还将“活”下去

  农民工决定捐献器官

  陈家祥的义举感动了凉都六盘水。就在本报消息见报的次日,水矿(集团)中心医院负责人表示:该院愿无偿给陈家祥提供帮助,让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光,感受人间真情。10月8日下午,六盘水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袁仁庆一行看望了住院治疗的陈家祥,对他的义举高度赞誉,称他是个了不起的农民工。在住院期间,陈的亲属共收到54000多元爱心捐款。

  面对不断涌来的人间真情,与病魔抗争到生命最后一息的陈家祥一直保持乐观态度,他坚信:人的一生要为社会做有意义的事。但病魔最终还是夺去了陈家祥的生命。昨日下午2点33分,在妻子、弟弟、众多亲友和陌生市民的陪伴下,陈家祥永远闭上了眼睛。

  弥留之际仍不忘心愿

  陈的弟弟陈家富说:哥哥病情的恶化是从当天清晨开始的,从5点开始,他已不能说话,并出现呼吸困难的症状。但哥哥神志清醒,一直用眼神和他们交流,暗示他们要及时和“中国宣传器官捐献第一人”程德忠先生取得联系,说我的生命,已到了尽头。

  据介绍,上午9点左右,程德忠老人得知这一消息后,火速与贵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和贵阳医学院附属医院的有关专家取得联系,一起赶赴六盘水,帮助陈家祥完成未了的心愿。

  上午10点左右,记者赶到医院时,陈的病情进一步加剧。陈的主治医生李晓莹说:陈的癌细胞转移到肝脏引起并发症,现在他的器官功能已经衰竭。目前,医护人员只能用药物维持生命、靠仪器维持他的呼吸,“现在他是以分秒计算人生的最后时光”。

  而躺在病床上的陈家祥不时眨着眼睛,似乎余愿未了,站在一旁的弟弟陈家富解释:“哥哥知道,若此时闭上了眼睛,他的死将毫无价值”。

  尊重遗愿妻子泣别

  于是,从上午10点开始,记者和许多市民就站在病房门口陪着陈家祥,直到中午1点30分左右,贵阳的医疗专家赶到现场。

  1点44分,陈的妻子徐贵凤和弟弟陈家富再次表态:尊重陈的心愿,在他死后,把遗体捐献给相关的医疗卫生部门;把器官捐赠给需要帮助的人。同时,他们向水矿医院正式提出“停止治疗”的申请。下午2点,陈的家人在放弃治疗的申请书上签字。但回到病房,徐贵凤泣不成声,她一边拉丈夫的手抚摩自己的额头,一边轻言细语:你放心地走吧,你的心愿已经完成。

  2点33分,再次抢救后,监测陈家祥病情变化的仪器终于停止运转,陈的主治医生宣布:因多器官功能衰竭,他已临床死亡。紧接着,2点46分,从贵阳赶来的医学专家给陈做眼角膜分离手术,到3点15分左右,手术结束。

  一个了不起的农民工

  下午3点30分,一场简单的告别仪式后,在亲人的悲泣声中,陈的遗体被送上急救车。

  被媒体誉为“中国宣传器官捐献第一人”的程德忠老人说:目前,有许多需要帮助的患者已和贵州省红十字中心取得联系,表示愿成为陈家祥器官捐赠的受益者,而今,医疗专家返回贵阳后,将在供体和若干受体之间进行配型,以确定最后的受益者。

  同时,记者了解到:根据贵州省红十字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陈家祥是我省第一位向医疗卫生部门提出捐赠器官的农民工。目前,像他这样的人,我省仅有3名,除陈之外,另两名均是城市居民。

  昨天,一次刻不容缓的器官移植在深圳——贵阳——六盘水之间展开。陈家祥死而无憾了,他让4名患者重见光明——

  他“活”在他们眼中

  11月4日下午2点33分,我省第一位向医疗卫生部门提出捐赠器官的农民工陈家祥,在六盘水市水矿(集团)中心医院走完了生命的最后旅程。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陈家祥决定,死后将自己的所有器官捐献出来,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本报曾连续报道)。为了完成他的遗愿,也为了让更多的患者能重见光明,六盘水、贵阳、深圳的三家医院密切配合,将陈家祥的双眼角膜成功地移植给了4名患者。

  11月4日清晨5点,水矿(集团)中心医院病房内,陈家祥的病情开始恶化,已经不能说话。守护在病床前的弟弟陈家富知道,哥哥的人生已经开始进入以分秒计数的倒计时阶段,随时可能会离他们而去。奇怪的是,哥哥的神志变得非常清醒,不时张嘴,像有话要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哥,你放心,我们会尊重你的决定,将你的遗体捐献出来,给那些需要的人!”陈家富说。听到弟弟的话,病床上的陈家祥嘴角泛起了笑容。

  下午1点30分左右,“中国宣传器官捐献第一人”程德忠先生和来自贵阳市一医、贵医附院的有关专家赶到六盘水。2点33分,农民工陈家祥因多功能器官衰竭不幸辞世。遵照逝者的遗愿和家属意见,水矿(集团)中心医院为陈家祥举行了简短的遗体器官捐赠仪式。2点46分,来自贵阳的医学专家给陈家祥实施了双眼角膜分离手术。20分钟后,手术圆满结束。由于剥离后的眼角膜最多只能保存24小时,否则一旦坏死,便不能再进行移植。3点30分,贵阳市一医的医护人员护送着角膜,火速赶回贵阳。

  深圳专家飞抵贵阳三地联合准备手术

  贵阳市第一人民医院眼科全体医务人员从4日上午9点到昨日上午10点,一直都在忙碌。

  4日上午9点,眼科的龚力力主任接到有关部门通知后,立即安排了张红等2名医生同贵医附院医护人员一道前往六盘水,准备为一名器官捐献者实施角膜剥离术。

  龚力力说,角膜移植手术有个独特的地方,那就是待移植的患者角膜病变部位不一样,需要移植的角膜部位也不一样,这样的话,两名角膜不同部位发生病变的患者完全可以共用一只眼角膜来进行移植。为了让捐献者的眼角膜造福更多患者,医护人员从患者眼库中紧急挑选了3名角膜不同部位发生病变的患者,作为移植手术的备用受体,并通知他们赶来医院,准备手术。

  4日下午2点35分,医院从前往六盘水的医生那获得将要进行手术的信息后,立即跟深圳市眼科医院取得联系。深圳市眼科医院随即安排有着多年角膜移植经验的姚小明专家,乘坐4日晚7点05分的航班赶来贵阳,指导并实施手术。此时,前往六盘水的张红医生等人正护送着捐献者的眼角膜,驱车往贵阳赶。市一医眼科及相关科室则迅速做好了手术的各项准备工作,静待深圳的专家和护送眼角膜的急救车到达。

  6小时紧张手术4患者重见光明

  4日晚上8点,护送眼角膜的张红医生等人顺利到达市一医。9点20分,来自深圳的专家抵达贵阳市一医眼科手术室。

  晚上10点10分,角膜移植手术的相关准备工作全部就绪。5日凌晨0点07分,第一名患者手术完成;凌晨2点,第二名患者结束手术;凌晨4点左右,40岁的蔡先生也走下手术台。

  由于3名患者角膜的病变部位都不一样,手术结束后,余下的一小部分边缘角膜仍可以移植给深圳的一名患者,帮助其恢复视力。昨日一早,姚小明携带着剩余的部分角膜,乘飞机赶回了深圳。他要赶在5日下午3点,眼角膜坏死之前,将其移植给深圳的一名患者。

  “32年了,我的左眼又可以看见东西了!”在市一医眼科病房,刚刚做完手术的蔡先生显得非常激动。

  据其介绍,他今年40岁,家住贵阳小河。8岁时的一次打闹,他的左眼不慎被生石灰烧伤,几乎失明。32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祈祷自己的左眼重见光明。根据医生的建议,最好的办法就是进行角膜移植。

  “我非常感谢为我实施手术的医生,更感谢那个捐献眼角膜给我的人!”蔡先生说。

  据贵阳市一医眼科一医护人员介绍,另外两名接受移植的男子也是贵阳人,其中一人29岁,另外一人31岁,都是单眼失明多年。目前,3名受体术后都很稳定,其中2人的视力已经明显提高,另外一人正在逐步恢复中。

  陈家祥顺利捐赠遗体家属锦旗表谢意

  金黔在线讯昨日下午3时,农民工陈家祥的家属,将五面锦旗分别赠送给六盘水市委宣传部、东泰矿业公司和钟山区总工会等单位,感谢社会各界和媒体帮助陈家祥完成了捐献遗体器官的遗愿(如图)。

  11月4日下午2:33,身患绝症的陈家祥在水矿集团总医院走完他32岁的人生历程,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他生前捐献人体器官的愿望得以实现,眼角膜成功移植给三名患者,还转赠了部分眼角膜给深圳市眼库,遗体捐赠给了贵阳医学院。陈家祥成为我省捐献器官农民工第一人。

  陈家祥的弟弟陈家富表示,他们由衷地感谢所有热心相助的人,媒体刊登报道后,45天时间里共有45家单位600余人捐款61893元,其中不乏很多不留名的慷慨群众。

  贵阳市三名角膜受捐者平安出院

  我又可以看见了!

  金黔在线讯 临死前,家住六盘水市的一名普通农民工陈家祥决定,捐献出自己的遗体,去帮助别人。11月4日,陈家祥去世(本报曾连续报道)。11月21日,贵阳市的三名角膜受捐者平安出院。因为陈家祥捐赠的角膜,他们终于重见光明。

  三人重见光明

  11月21日上午,市一医眼科病房。听医生说可以出院了,市民李先生、蔡先生等3人显得非常激动。在医生的帮助下,李先生用手轻轻地去揭掉眼上的纱布,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光、病床、医生的笑脸,眼前的景物一个接着一个地,从模糊渐渐变得清晰。“我终于又可以看见东西了!”他紧紧地握住了医生的手,不愿意放开。

  贵阳市一医眼科的张红医生告诉记者:“李先生是三名受体中视力改善最大的,他目前的视力已经有0.4左右,日常生活根本没什么问题。”另外两名手术后的裸眼视力大约在0.2左右。目前,三人已经出院回家。

  遗体用作科研

  昨日,记者跟贵阳医学院人体解剖学教研室取得了联系。该教研室的张主任告诉记者,陈家祥去世后,他们按照死者的遗愿和遗体捐献的相关法律法规,并经有关部门批准同意,接收了陈家祥捐献的遗体。目前,他们正在对遗体进行相关技术处理。

  张主任说,大约半年后,等相关的技术处理完毕,陈家祥捐献出来的遗体主要用于两个方面:一是切取其体内病变部位,用作科学研究之用;二是用于贵阳医学院学生的日常教学活动中。

  陈家祥感动社会

  “像陈家祥这样的农民工,能够作出捐献遗体的决定,非常难得!”“中国宣传遗体器官捐献第一人”程德忠说起陈家祥,称赞不已。据程德忠介绍,遗体捐献是一件造福他人,造福社会的爱心行动。

  据其介绍,目前,我省在遗体捐献方面已经走在了全国的前列。在他创立的捐献遗体角膜志愿者协会中,登记在册的遗体捐赠志愿者就有1000多人。

  捐躯者:在死亡中永生

  在生命即将结束的时候,农民工陈家祥决定捐出遗体帮助别人——       

  -核心提示

  2007年11月4日14时33分,农民工陈家祥走完了生命的最后旅程。时年32岁。

  在生命即将结束的时候,他决定将自己的所有器官捐给需要帮助的人。

  为完成他的遗愿,六盘水、贵阳、深圳三地医院密切配合,成功地将陈家祥的双眼角膜移植给了4名患者……

  一个普通的农民工,一段只有32年的平凡经历,但他的故事至今仍感动着无数不相识的人。 

  一颗善心让他赢得爱情

  “洗尽刚从泥巴里抽出来的脚,卷起简单的行囊,连同妻儿的目光,他就这么沉重地上路了,目的地是一个叫城市的地方……”

  这是陈家祥去世后,六盘水一位名叫“火枪”的网友在网络上吊唁他的诗句。

  11月4日14时33分,得知陈家祥离去的消息,正在单位上班的“火枪”难以抑制内心的感动,迅速在论坛上发了吊唁陈家祥的帖子,网友迅速跟进。

  此后,不论是在虚拟网络还是在现实中,人们都在为这位普通农民工的离去志哀。

  陈家祥原是水城县果布戛乡高石坎村人,在水城打工已两年——拉过煤,背过背篼,做过苦力,最后的工作是泥水匠。

  在妻子徐贵凤的眼里,陈家祥是一位体贴、乐观且乐于助人的人。

  8年前的一天,在老家做木匠的陈家祥为徐贵凤的姐姐“打嫁妆”时认识了徐贵凤。

  “他连一只黄鼠狼都很疼惜!”徐贵凤说,1999年夏天,陈家祥花几十块钱从一个村民手中买下一只黄鼠狼放了生。他说,“那也是一条生命”。

  徐贵凤被这位善良的木匠打动了。

  “慢慢的,我就和他好上了。”徐贵凤说。尽管陈家祥大她近10岁,但她并不后悔。

  2000年,徐贵凤和陈家祥一同南下广州打工。

  打工期间,陈家祥经常接济一同到那边打工的乡亲,有时在路边看到残疾乞讨者,他也总会掏出钱来。面对妻子的不满,他常说:“人家比我们更困难,钱用完了再找嘛。”

  久而久之,徐贵凤也理解了他。

  身患绝症决心捐献遗体

  “我才32岁,我不能白来世间一趟,我总得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可我所能给予的,就是我的身体……”

  徐贵凤一辈子也无法忘记丈夫陈家祥弥留之际仍然唠叨的这几句话。

  “一直以来,他的身体就不好。”在徐贵凤的记忆中,她曾多次叫丈夫到医院去检查一下。但陈家祥总是以各种原因推脱。但徐贵凤心里知道,“他是怕花钱!”

  今年1月,陈家祥感到肚子非常痛到贵阳一家医院检查,结果竟是“结肠癌”。

  徐贵凤还记得,当时医生告诉她,“已经到了晚期,最多能活一年半左右。”她听后,偷偷跑到厕所大哭了一场。

  她不敢给丈夫说。“怕他难过。只希望他好好过完余下的日子!”

  于是,她要求医生给她开一个“肠炎”的假证明,医生答应了。

  徐贵凤拿着假的诊断结果到丈夫病床前说:“家祥,还是肠炎,医生说开点药和盐水回家疗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陈家祥笑了笑,抱着4岁的女儿说:“等爸爸好了以后,多找点钱送你读书,就在城里读,将来考大学。”

  到了3月,陈家祥感觉病情并没有缓解,而且经常腹痛难忍,同时,他也察觉到妻子经常在深夜里躲在被窝悄悄哭泣。他开始预感到自己的病不是那么简单。

  到了6月,陈家祥的疼痛加剧。为减少丈夫的疼痛,徐贵凤只得带着丈夫到贵阳治疗。

  就在那次,“他知道了自己的真实病情。”徐贵凤说,“可他表现得很平静。”

  但徐贵凤发现,没人的时候,丈夫其实也落过泪。

  到后来,有一天,陈家祥突然告诉妻子,打算捐献遗体。

  “他说他现在也许就是身体还可能有点用。”徐贵凤说,她当即表示不同意,陈家祥的父亲和弟弟听说后也不同意。

  但陈家祥却说,“人死了就是一把泥土,我还有好多事情都没有来得及做,就让我做一点有用的事情吧!”

  亲人们拗不过他,最终只得尊重他的选择。

  求助媒体终于得偿遗愿

  看着陈家祥的遗像,徐贵凤泪流满面。她每晚都会梦见丈夫,梦见当初一起打工的日子。“如果有下辈子,我还愿做他的妻子……”

  为完成捐献遗体的愿望,徐贵凤和陈家祥想到了向媒体求助。

  今年9月26日,陈家祥拨通了本报新闻热线6774488。

  “我要捐献遗体。”他开口就说,“希望帮我完成心愿。”

  27日,绝症农民工陈家祥打算捐献遗体的消息见报后,立即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

  由于六盘水市没有遗体捐献的具体规定,也不具备捐献器官的技术条件。为此,六盘水市红十字会当即向贵州省红十字会作了汇报。与此同时,被媒体誉为“中国宣传器官捐献第一人”的程德忠先生也多方奔走,帮他联系。

  得到这么多好心人的关注和帮助,徐贵凤既宽慰又伤感。

  11月4日14时,陈家祥病危。

  14时33分,陈家祥在水矿集团总医院停止了呼吸。

  14时48分,六盘水市红十字会在总医院组织了简短的“六盘水市农民工陈家祥遗体器官捐献仪式”,在场的人为陈家祥的辞世默哀,为他三鞠躬。

  14点46分,来自贵阳的医学专家给陈家祥实施了双眼角膜分离手术。

  15点30分,贵阳市一医的医护人员护送陈家祥的眼角膜,火速赶回贵阳准备角膜移植手术……

  丈夫永远离开了,徐贵凤和她4岁的女儿不知何去何从。

  当获悉此事后,六盘水市钟山区总工会困难职工帮扶中心向她伸出了援手——将她安排在一家幼儿园做保育员,还免去了孩子的学杂费。

  如今,徐贵凤一边上班一边养育女儿,这个22岁农村妇女显得格外坚强:“我一定要将女儿养大,实现家祥的遗愿——让女儿上大学。”

  记者日前来到六盘水钟山区徐贵凤租住的新家。屋内昏暗、简陋,外面是厨房加客厅,里间是卧室。

  4岁的女儿正在一台翻新的电视机前拨弄着。徐贵凤说:“她爸爸生前就教她如何开关电视,如何调节目,现在她全会了。”

  电视旁边的墙壁上,挂着果布戛乡政府赠送的书写着“心系他人”等字样的锦旗。徐贵凤说:“女儿和这面锦旗,就是和家祥生活8年之后的全部收获。”

  “家里的摆设,都是按照他在世的时候的样子。”看着陈家祥的遗像,徐贵凤泪流满面。她每晚都会梦见丈夫,梦见当初一起打工的日子。“如果有下辈子,我还愿做他的妻子……”

  陈家祥走了但他永远活着

  “在高高的脚手架上,他像在自家的田埂上自如,城里宽阔的马路,却让他感到有些摇晃……他扔了一双又一双磨破的胶鞋,却从没有扔掉做农民的本分。”

  网友“火枪”得知陈家祥是建筑工人后,在网上留下了这样的感慨。

  徐贵凤整理着她和丈夫陈家祥的照片,其中有张照片已经发黄,还粘了些水痕。

  她反复翻看:照片上,天很蓝,车水马龙的街上,陈家祥身穿白衬衫,身材清瘦。徐贵凤穿着一件红T恤,面带微笑,略显羞涩。

  “这是2000年我们第一次到广州时照的。”徐贵凤陷入回忆中:“他一直都希望到大城市生活,如今女儿在城市读书了,多少实现了他的一点愿望。”

  “他的眼角膜共捐献给了4个人,3个是贵阳的,1个是深圳的。”徐贵凤说,“他如愿了!”

  “感谢好心人的关心和帮助。”徐贵凤说,自从丈夫自愿捐献遗体的事情被媒体报道后,许多人自发捐款,到医院看望家祥,“我很感谢他们!”

  据了解,在陈家祥生前,六盘水市的许多机关、学校、企业、个人先后共捐款39次。

  最让人感动的是,六盘水水矿总医院从媒体得知陈家祥的事迹后,主动将陈家祥接到医院给予免费治疗。

  陈家祥虽然走了,但他永远活着。 

更多
打印 | 录入:秋水长天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琛ㄦ儏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