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农妇欲将角膜捐给儿子遭遇法律困境

[日期:2007-11-16] 来源:长江商报  作者:本报记者 谭经田 [字体: ]

  儿子眼睛即将失明,由于角膜源缺乏,母亲要将自己的眼角膜捐给儿子,然而目前活体角膜移植不被允许。作为母亲,一心想保住儿子的“光明”;身为儿子,会忍心将可能的“黑暗”转给母亲,而接受母亲这份深重的馈赠呢?昨日上午,记者走进杨涛的家里,与他们母子进行了对话。

  杨涛的家,位于随州市环潭镇九里岗村13组一个绿树成荫的湾子里。昨日上午9时许,记者驱车来到这里,杨涛的妈妈何天勤一路小跑出来到路边上迎接。

  走进一个小院子,里面是3间小平房,家里的陈设很简单,客厅里靠墙放着一个立柜、一张桌子还有几把椅子。她告诉记者,儿子杨涛还在随州,还没有回到家里。说起儿子,何天勤苍老的脸庞越发黯然,对话之间几度老泪纵横。

  总想着因没钱治疗耽误了他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是什么时候产生要给儿子捐眼角膜的想法的?

  何天勤(以下简称何):就是他这次回来到医院检查的时候。当时医生说,儿子的右眼泪道堵住了,如果不及时治疗,这只眼睛也有可能失明。

  记:你为什么会想到要把自己的眼角膜捐给儿子?

  何:儿子三、四岁的时候,他的左眼就完全看清楚东西了。现在,他的右眼视力也在急剧下降。这次检查的时候,医生说要想保住儿子的眼睛,就要做眼角膜移植手术。但是,医生也给我说,现在角膜源很短缺。

  杨涛现在才21岁,他以后的道路还很长。如果现在不做手术,他可能永远失明。我总想到在他小的时候,因为没有钱治疗耽误了他。我作为母亲,现在对于孩子没有什么能力帮助,我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只想让他的眼睛能重现光明。我今年已经46岁了,做其他的事情也是不可能了,就想把自己的眼角膜献给他。

  我老了,儿子不失明我就放心了

  记:在跟儿子提出这个想法之前,有没有想到儿子会拒绝?

  何:我当时没有那么多想法。只是想到儿子是我身上掉下的肉,如果儿子失明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他现在还没有结婚,也没有工作,他的将来该怎么办?谁来照顾他?我给他一只角膜,我的一只眼睛看不到了,但我已经老了,儿子只要不失明,我就放心了。(说到这里,何天勤已经是泣不成声。)

  记:按照我国的法律规定,从事活体角膜移植是不被允许的,你知道吗?

  何:这个我确实不知道,我不懂得法律。作为母亲,以我现在的条件,只能有这个心意。再加上现在眼角膜非常稀缺,我也只能有这个办法。

  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记:按照这个规定,也就是说你要将自己的角膜捐给儿子,几乎是不可能的了。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何:听到这个规定后,我的大脑里完全是一片空白。我的心里非常难过,也因为自己没有能力帮儿子而感到难过和愧疚,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既然有这样的规定,我们只好盼着社会的帮助,有了合适的角膜尽快做手术。要是没有,我们只好听天由命了,没有其他的办法了……(这时,何天勤又开始啜泣。)

  【杨涛女友】

  他没有不做手术的道理

  昨晚,记者拨通了杨涛女友刘小姐的电话。

  记:你和杨涛相遇的时候,知道他的眼睛不方便吗?

  刘小姐:知道啊,那个时候他的眼睛已经很不好了。

  记:明明知道他的眼睛不好,而且听说你母亲还反对,你当时为什么会选择他为男友?

  刘小姐:怎么说呢?我觉得我们的脾气挺合得来,就这样了。他的脾气很好,没有其他太多的想法。

  记:前不久杨涛的妈妈要捐自己的眼角膜给他,你知道吗?你是怎么想的?

  刘小姐:听说了,当然是不同意。她是一个妈妈,如果换了是你自己,你会同意吗?何况她是一个伟大的妈妈!我赞成杨涛的选择。

  记:有没有想过男友完全失明,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刘小姐:不会的,他说他会做手术的,眼睛不治好,什么事情都干不成。他没有不做手术的道理,所以对于将来我是很乐观的。

  【儿子杨涛】

  我不想母亲的将来在黑暗中度过

  上午10时许,记者正和何天勤聊天的时候,随着女儿胡彩霞一声招呼“哥回来了”,杨涛一蹦一跳地就进了屋,并跑到何天勤跟前,亲切地喊了一声“妈”。

  出现在记者眼前的杨涛,戴着一副黑边眼镜,穿着一身深色牛仔服装,腰上挂着一个腰包,看上去是一个很干练的小伙子。但是,当杨涛摘掉眼镜以后,他的眼珠就显得和正常人不太一样,显得很混浊。医生说,杨涛的眼泪不够。但记者一提起他妈妈,杨涛的眼泪就扑簌簌地掉下来。

  不想妈妈变成我这个样子

  记:就你目前面临的境况,有没有想象过双目失明,成天生活在黑暗中的生活?

  杨涛:当然想过,一想起来就感到害怕,甚至是恐惧!我还这么年轻,我妈为我们操劳了一辈子,为我们付出了那么多。如果我的未来将在黑暗中度过,我不仅不能孝顺她,反而会继续给她带来痛苦,我很不想这样。我怕的是再拖累我妈,怕不能让她晚年多享点福。所以,我非常渴望光明。

  记:当你妈妈提出把她的眼角膜捐给你,你是怎么想的?

  杨涛:10月30日在协和医院检查的时候,我妈向医生提出了这个想法,当时我很震惊,我妈太了不起了!但是,我的第一反应是坚决不同意。

  记:为什么不同意?

  杨涛:毕竟,我妈现在才40多岁,她的一辈子才过一半,如果她把角膜给了我,她的将来可能就在黑暗中度过了,我不想母亲的将来变成我这个样子。我不忍心这样做,我更不会这么做,我不想让我妈再遭受痛苦。如果那样的话,她的日子不好过,我的日子也不会好过,我会一辈子遭受到自己良心的谴责的。(杨涛和何天勤都不约而同地哭了)

  医药费、角膜源没底,心乱如麻

  记:你知道吗,法律规定,活体眼角膜移植是不被允许的?

  杨涛:我以前不知道,后来听说过。

  记:这个规定会不会帮助说服你妈妈不再坚持把眼角膜捐给你?

  杨涛:怎么说呢?我的心情现在很复杂。一方面,是可以用来说服我妈,但另一方面,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等到有合适的眼角膜来做手术。

  记:现在你还有哪些担心的?

  杨涛:我的心里现在很乱很乱,我的心里确实没有底。医生说,现在可以先做右眼手术,但又没有眼角膜。即使将来有了,费用也是一大问题。

  记:如果将来你找到了合适的眼角膜做了手术,你有什么打算?

  杨涛:我希望我的眼睛快好起来。现在很多时候,我常常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的眼睛制约了我做一些事情。如果眼睛治好了,我就可以成就一番事业,我可能会在美发行业立足,成立自己的美发连锁店。

  害怕失去女朋友

  记:听说你有一个女朋友,她对你很好?

  杨涛:是的,她是去年5月我在珠海认识的。女友一直都在鼓励我。她太好了,她说等我把眼睛治好了,就跟我在一起。她跟我交往,她妈妈是不同意的,但是她一直坚持着。在最关键的时刻,是她给了我最大的精神鼓励。这次回来的时候,我告诉女友已经找到了合适的眼角膜,准备于这个星期天动手术。其实我是善意地骗了她,我怕她一时无法接受,我更怕失去她。

更多
打印 | 录入:秋水长天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琛ㄦ儏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