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器官捐献的敏感地带

[日期:2007-09-28]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作者: [字体: ]

  易威,是5月1日《人体器官移植条例》施行之后,湖南第一个多器官捐献成功者。他的家人也被迫接受了“脑死亡”概念。这不仅关乎“生”还是“死”的判断,也是医疗、法律和伦理交织的敏感地带。

  2007年8月2日,浏阳市淳口镇,13岁的易威正在洗漱,突然,他抓着脑袋,口吐白沫,慢慢地倒了下去。易威被送进医院后不久,医生在连下两份红色病危通知书后得出结论:脑死亡。

  这是易威的爸爸易桂义第一次听说“脑死亡”这个词。孩子还有心跳啊!死亡就是死亡,怎么还有脑死、心死?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易桂义显然更愿意接受后一种回答。

  由于我国医疗界尚未正式起用脑死亡标准。因此,湖南省儿童医院没有将易威“脑死亡”形成书面文字。在病历上,是对易威的四个诊断:“自主呼吸消失;脑干反应消失;深昏迷G3分;脑电图消失。”而这四个诊断,正是脑死亡的判断标准。

  8月5日晚上11点,与易家有深交的宋长庚来到易家向易桂义建议:“是不是捐献器官?”易桂义没有犹豫就答应了,“我原来没想到孩子还可以帮别人,就让孩子做最后一件有意义的事吧。”几经辗转,易桂义联系上了陈忠华教授,他是国家“985”计划“脑死亡器官捐献全国联合攻关项目”负责人。陈忠华非常沉重:“我终于等到了湖南第一个脑死亡后多器官捐献者。”

  8月7日晚上,湖南经济电视台《都市一时间》栏目进行了一场眼角膜移植手术直播。易威的父母,在家默默地看了这场直播。他们也是通过电视知道:受捐的两个孩子是这个样子。“长得还不错。”易威的心脏,则捐给了上海一名41岁的男子,易威的一对肾脏和肝脏,则捐给另三个人。

  “有人说我们一辈子的钱都有了,是卖了孩子养老。”在电视直播后,一些乡邻开始对易家指指点点,这一度在孩子去世后给这个家庭带来第二轮打击。“那是极少数人的愚昧,他们用狭隘的经济眼光来猜测一个伟大家庭。”陈忠华说,“易家没有得到一分钱补偿。”

  “让所有人都了解捐献,还需要10到20年时间,现在,易家在湖南做了一个伟大的开端。”陈忠华说,“民众已经走到医疗机构前面去了。但当他们要捐献时,却找不到正规合法的途径和机构。”

  把心脏停止跳动和停止呼吸作为死亡定义沿袭数千年。呼吸机出现之后,脑死亡的概念随之现身。一个脑部已死,但心跳依旧的人是一个活人,还是一具尸体?如果是活人,那么呼吸机就不能随意关闭,医生医疗行为就不能随意终止,更不能从病人身上摘取器官供移植使用,否则在刑法上就构成杀人罪。

  脑死亡概念真正的意义又在哪里?陈忠华说,第一个意义是科学性,第二个是公平性。因为没有脑死亡医疗标准,在脑死亡状态下的系列病人中,80%因为经济困难在没有达到脑死亡标准的情况下就被放弃了治疗;20%符合脑死亡标准仍然坚持不惜一切代价治疗。前者是对生命的不尊重,后者是对死亡的不尊重。

  至今,全国有57例成功的脑死亡者器官捐献,共获得240多个高质量人体器官进入“国际标准化器官捐献和分流系统”,使全国30余家医院的230多位终末期危重患者重获新生或重获光明。相对于全国数以百万计的移植手术等待者而言,这样的数字杯水车薪。

更多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琛ㄦ儏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