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把器官捐给需要的

[日期:2007-06-20]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本报驻台州记者 何昉堃 [字体: ]

  本报讯 两年前,17岁的漂亮少女芳芳得了结合性脑膜炎,这本不是什么不治之症,但是,由于特殊体质,她对治病的特效药“利福平”过敏,只能依靠辅助药物控制病情。另一有效药物“环丝氯酸”国内没有,医院正在想方设法购买这种药。其他病人治疗一年多就能出院,但她在治疗了两年后,仍然无望地承受着无限期观察治疗的痛苦。

  看着收入微薄的父母一天天消瘦,看着几近辍学的妹妹,芳芳再也无法承受压力。

  几天前,芳芳决定放弃治疗,并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离世后将自己好的器官捐献给需要的人。昨天,她还请记者代为联系有关部门,签署有关捐献器官的协议。

  对特效药过敏

  芳芳来自台州黄岩上洋乡的一个农民家庭。2005年9月,芳芳开始接连头痛、发烧、恶心,当时家人以为她得了感冒,但打针吃药一段时间并不见好,父母便带着芳芳来到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求诊。医院的诊断结果很快出来,芳芳得的是结合性脑膜炎。治疗两个月后,父母把芳芳转到上海瑞金医院继续治疗。

  经过近一年的治疗,她的病情开始稳定,但由于芳芳对治疗此病所必须的一种名为“利福平”的特效药物过敏,因此,当别的病人都已痊愈时,她的痊愈却遥遥无期。一年多的治疗让原本不富裕的家庭几乎一贫如洗,去年11月,芳芳又转回台州市中心医院。

  台州中心医院医生许善战说,芳芳的病并非不治之症,目前能够治疗她的还有一个利福平的替代药“环丝氨酸”,但这个药在国内很难找到,目前医院正在积极寻找;因为一时没有最有效的药品,她的治疗期会比其他病人漫长,随之而来的是无止境的治疗费用,现在每个月至少要1万多元。

  “我要出院,不治了”

  从生病到现在,家里为芳芳治疗已花了近50万元,家里负债累累。由于经济困难,芳芳的妹妹准备辍学。

  看着自己的病给家里增加了这么大的压力,芳芳很难过。几天前,她对妈妈平静地说:“我要出院。不治了。”她唯一的要求是出院时能带些激素药物回家,可以在病情发作时止痛。

  昨天下午,记者在台州市中心医院感染科病房见到了芳芳。由于长时间注射激素药物,芳芳体重达到了140多斤,而生病前,她的体重不到100斤。

  虽然长期忍受病痛的折磨,但芳芳依然很开朗,在交谈中,她一直保持着笑容。她说,每天下午,她都要去医院的小池塘喂鱼,喜欢看着鱼儿在水中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

  “病情发作时头疼得无法形容,就像刀劈斧砍一样,很想自己一刀把头砍了算了。”尽管目前病情控制着,但芳芳还是时而发作。护士告诉记者,现在给芳芳用药的剂量已经加到了最大。

  说到放弃治疗,芳芳的笑容一下子就没了:“这是我考虑了三天三夜的结果。我家里实在没有办法了,爸爸妈妈已经为我付出了太多。我不想让他们为我受苦受罪。”

  放弃治疗就等于在痛苦中等待死亡,听了芳芳的话,母亲一直在擦眼泪。

  把器官捐给需要的人

  决定放弃治疗的同时,芳芳还同时作了另一个决定——如果生命走到尽头,她要把自己身体上好的器官都捐出来,捐给有需要的人。“因为我知道,生病实在是太痛苦,太累了。我真的不想更多的人像我一样痛苦。”芳芳说。

  芳芳的决定让熟悉她的医生护士感到很心酸。“一个需要别人爱心的女孩,却想着向别人献爱心。她当时这么一说,我就忍不住哭了。”护士长包一青非常感慨:“她才19岁,但处处为别人考虑。她常一个人偷偷地哭,因为怕妈妈见了难受。每次头痛欲裂,她都熬着,尽量不叫护士,她说怕麻烦护士;因为长期使用激素,她的血管变得很细,每次注射都要扎好几次才能找到血管,芳芳不但从不叫疼,还安慰护士不要紧,慢慢来。”

更多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琛ㄦ儏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