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1·28”滁州银行劫案开庭 主犯哭泣愿捐器官赎罪

[日期:2007-06-15] 来源:中安在线-安徽商报  作者:梅克寒、马正山、强飞、王家国 [字体: ]

  昨日8时30分,“1·28”滁州银行爆炸抢劫案在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东区主法庭开庭。4名被告人委托的7名律师及数十名亲属悉数到庭。在约7小时的庭审中,4名被告人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庭审焦点因此转变为对“从轻发落”的争取。经过激烈的法庭辩论,4人作了声泪俱下的陈述。因案情重大,滁州市中级法院决定合议后择日宣判。

  ◆主犯妻子组织20余人旁听

  昨日8时15分许,身穿黄色马甲、戴着手铐的被告潘志远、曹春明、何叶、糜勇被警车押送至法庭,4人的精神状态看上去都不错。与此同时,法庭外数十名操着江苏扬州一带口音的旁听者陆续进入法庭,他们大都神色凝重。据了解,被告人曹春明的妻子甚至组织了一个20余人的旁听团。她告诉记者,自己心情很沉重,来的都是曹春明的亲朋好友,来这么多人就是想让曹春明看到自己还有希望。被告人潘志远的妹妹、何叶的亲属都悉数到场,旁听了整个庭审。

  8时30分,随着4名被告人被带上被告席,委托律师们也全部落座,除糜勇只请了一名律师外,其余3名被告均委托了两名律师为自己辩护。

  正式开庭后,记者注意到,走上被告席的短短十几步路程中,4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转向旁听席,寻找自己的亲友,并向旁听席上的人频频点头。

  ◆主犯潘志远:“只想劫财不想伤人”

  公诉人花了约10分钟时间宣读起诉书后,控辩双方进入了漫长的讯问和答问阶段。其中,被告人潘志远在被讯问的近一个半小时内,除了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外,始终强调自己是“为了劫财,而不想伤人。”潘志远还特意强调了多个细节:“1·28”抢劫案中,他本人在制作爆炸装置时,特意选择了爆炸方向更容易控制的“黑火药”。同时在抢劫实施中,他安放爆炸装置时有意选择了更靠营业厅内的2号柜台,以此避开对3、4号柜台背后的银行工作人员的伤害。

  在对潘志远的另外3起抢劫案的讯问过程中,潘志远同样强调自己“不想伤人性命”,甚至在遭到现场人员阻拦的情况下,没有掏出身上的自制火药枪,而是选择了继续逃跑。潘志远的委托律师也反复提及潘志远旨在抢夺钱财,无意伤及他人性命。

  整个庭审中,潘志远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紧张,而是逻辑严密、思路清晰地强调着自己虽然具有“主观恶性”,却始终坚守着“不能害人性命”的所谓道德。

  ◆主犯曹春明:“遭潘胁迫才入伙”

  在公诉机关的指控中,被告人潘志远和曹春明被列为主犯,何叶和糜勇列为从犯,对此潘志远没有任何异议,仍表示,自己在包括“1·28”爆炸抢劫案在内的4起抢劫犯罪中始终充当主犯,就是希望能够“控制全局”,以避免“出人命”。而曹春明的委托律师则明确表示,曹在爆炸抢劫案中只是起到了辅助犯罪的作用,应该是从犯,甚至是胁从犯。

  因为旁听席上坐着曹春明的众多亲友,这一说法的抛出立刻引得旁听席上议论纷纷。在之后的讯问环节中,曹春明再次提到这一点。曹春明的委托人周律师表示,主观上曹春明并不积极主动,是潘志远邀请他来参与抢劫的。而且如果曹不从,潘志远就会揭出他以前犯案的“老底”。

  其他两名被告人的委托律师都将矛头对准潘志远,向自己的委托人询问整个事件是否都是由潘策划并实施的,都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也许是法庭威严的氛围让两名80年代后出生的被告人显得有些紧张,在讯问阶段,被告人何叶、糜勇除了只言片语的回答外,并未作任何辩解。

  ◆先“检举”?先“自首”?两主犯争“表功”

  因为被告人潘志远面临着“1·28滁州银行爆炸抢劫案”、2006年“1·18安庆邮政储蓄所抢劫案”、1996年“1·09扬州薛家巷抢劫案”、2000年“1·05扬州仙鹤储蓄所抢劫未遂案”4起抢劫案主犯的指控,自知罪孽深重的潘志远在铁的事实面前没有任何反驳,倒是在依法规定“可以从轻从宽”的情节上与该案第二被告人曹春明展开了激烈的辩论。辩论焦点即围绕着2006年“1·18安庆邮政储蓄所抢劫案”是潘志远归案后“自首”在先,还是曹春明被捕后“检举”在先。

  曹春明的委托人周律师认为,曹于今年2月6日在扬州江都落网后,即刻接受了警方的审讯。审讯中,曹检举了他所知道的潘志远曾在安庆“犯过事,并抢了17万元”。潘志远则辩称自己归案后主动交代了这起犯罪,但交代时间是在2月6日之后。

  那么,这一讯问笔录是否存在,内容究竟是什么?潘、曹二人均表示,他们被捕后确实在扬州接受了警方的审讯,曹春明的委托人周律师希望能够提请法庭调取2月6日在扬州审讯时期的笔录,并依此判断究竟是曹春明检举在先还是潘志远自首在先。这对曹春明的量刑将起重要作用。

  公诉机关则表示,在获得的侦查机关提供的材料中,并没有2月6日两案犯在扬州的讯问笔录。

  ◆潘志远流泪表示:愿捐身体器官赎罪

  激烈的法庭辩论后,4名被告人开始一一作最后陈述。而被认为“智商很高”、此前庭审过程中一直保持着平和心态的被告人潘志远此刻却显得十分激动,在一个深深的鞠躬后,潘说:“我对不起滁州人民、对不起我的父母、对不起……”一连串的“对不起”之后,潘志远已泣不成声,呜咽着恳请人们原谅。令人意外的是,潘志远还对其他3名被告人的家属表示:“是我害了他们……即便被判死刑,我也希望能将器官捐献给需要的人。我人是罪恶的,但我的器官是‘善良’的。”在数十分钟的陈述中,潘志远数度强调着自己“内心的善良”。他认为,是与周围人巨大的差距、生活的穷困潦倒使他走上了抢劫银行的不归路。最后,潘志远向法庭递交了他在看守所写下的《我为自己辩护》的十几页长文。

  与潘志远一样,曹春明在简短的陈述中也向滁州市民表示了道歉,并表示自己将认罪伏法。年纪尚小的何叶在陈述时还回头看看自己的亲属,声音颤抖地忏悔。而14岁时父母即离异、随后一直随父亲四处漂泊的糜勇回想起自己的罪恶,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只是一直抽泣着。

  潘志远和曹春明的律师均表示,两名被告人如果被判处死刑,他们将提起上诉。

更多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琛ㄦ儏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