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青岛农民王奎海 四捐全家遗体报恩

[日期:2007-05-08] 来源:南国早报  作者:本报记者 李筱丹 [字体: ]

  2006年11月27日中午,一辆殡葬车从青岛市崂山区王哥庄镇王山口村出来,车上拉着村民王丽的遗体,开往青岛医学院。根据死者的遗愿,这具遗体将用于医学院教学使用。王丽是王奎海的二女儿,这是王奎海第四次在遗体捐献书上签字了,第一次是妻子,第二次是自己,随后是儿子。除了大女儿,王奎海把一家五口人中的四个人的遗体捐了出去。

  风雨中,望着女儿绝尘而去,父亲王奎海再也止不住心底的悲痛,缓缓地转过身子,趴在墙头呜咽起来。天,更阴沉了,夹着雨点的冷风,扫在脸上,让人觉得疼。

  一直以来,村里固守的“入土为安”思想让村民们一直无法理解这个怪老头的做法。面对非议和不解,王奎海这个只有小学文化的农民,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一生饱受磨难,多亏了各位好心人的帮助,我没有什么可以回报社会的,捐遗体只是一种报恩的方式。”

  “五一”前夕,记者赶赴山东采访了王奎海老人,听他讲述了自己四捐遗体的人生故事。

命运多舛 终生与病人相伴

  2007年4月28日,青岛市崂山区王哥庄镇王山口村。

  王山口村毗邻著名的崂山风景区,村内挨家挨户种植热销的崂山茶,再加上村内外出务工的人很多,因此村民的生活还比较富裕,一幢幢新式的农家小院鳞次栉比。王奎海的家很好找,因为与村里其他气派的小院相比,他住的简易房很是扎眼。石灰墙面,木头门窗,一铺土炕……坐在记者面前的王奎海,今年61岁了,40多年来与生病的亲人相伴,生活的煎熬使他要比实际年龄苍老许多。

  王奎海一生命运多舛,磨难不断。他4岁那年,母亲就离开了人世。18岁时,父亲得病后因为家里穷没有得到必要的医治,而丧失劳动能力。作为家中唯一的青壮劳力,他只得放弃学业回家务农,并帮助继母照料父亲。1978年,在家人的悉心照料下挺过了14年的父亲走完了人生最后的旅程。

  “两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过到一块儿是缘分。”王奎海这样向记者介绍他的妻子。30多年前,王山口村的唐桂香嫁给王奎海时,两个满怀憧憬的年轻人,商量好要用勤劳的双手过上好日子。可是1981年的一天,王奎海和唐桂香跟平常一样,到田里拉犁翻地。轮到妻子在前面拉的时候,他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因为妻子犁出来的地沟歪歪扭扭,与往常大不一样。从那以后,王奎海发现妻子走路摇晃,四肢无力,而且很难走直。

  到了1984年,唐桂香已经没法下地干活,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带着她四处求医。但由于当时医疗条件和水平有限,很多医院无法确诊唐桂香究竟得了什么病。

  1988年,他们在青岛医学院附属医院最终得到了答案,唐桂香患上了罕见的发病率为五万分之一的“遗传性供给失调”。医生说,这种病主要是小脑供给失调,带有遗传性,随着年龄的增长,病人身体会日益衰竭,导致死亡。而且,这种病到现在还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

  听到这个消息,王奎海的脑子“嗡”的一声,天旋地转,他愣在那里半天没回过神来。他不敢相信刚刚四十多岁的媳妇往后就只能躺在床上了,更害怕“遗传性”会影响到他的三个孩子。

但是噩耗依然如期降临了。
1994年,刚刚16岁的儿子王瀚就出现了和他母亲一样的症状。不久,二女儿王丽也被确诊为同样的病症。看到孩子们跌跌撞撞的脚步,王奎海心灰意冷,感到自己太苦了、太累了,真想一死了之。
     但是作为男子汉,王奎海忍住悲伤,自己给自己鼓气儿:一家人不论有多难,能够聚在一起、守在一起,就是幸福的一个家!
     那些年,王奎海既要上班,又要伺候病人的饮食起居、打针吃药、翻身按摩。最困难的时候,王奎海要同时伺候妻子、女儿、儿子三个生活不能自理的病人。在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每天一睁眼,都有数不清的事等着他去做。晚上临睡前,他跪在妻子身边,给她喂牛奶,和她说话。儿子清醒时,他一遍又一遍地给他讲故事,指导他看图片;女儿刚发病不久,王奎海就不断地给她按摩,希望她的病情能够好转……

社会温暖让他萌生报恩心愿

  王奎海的不幸引来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爱。用他自己的话说,如果没有国家、社会和集体的帮助,我就是本事再大也挺不过来。

  几年前,政府给王奎海的补贴从最初的每月20元提高到了150元。逢年过节,总有上面的领导来看望他,送粮送肉,给钱给物。

  为方便王奎海照顾病人,他所在的化工厂特意批准他上半天的班,并在各方面给予关照。

  为解决王奎海家庭的困难,村委会破例批了一块地,让他们家盖起个小卖部,补贴家用,邻居们便主动前来购物,千方百计让他家多挣点钱。

  后来,儿子王瀚病重,不能再照看小卖部了,而且情绪非常低落。为了让孩子能够高兴一些,王奎海停下小卖部的生意,在里面摆起了“棋牌室”,目的是让乡亲们多来一会儿,陪陪儿子。于是,大家便纷纷登门,有事没事都来玩一会儿,坐一会儿,家里总是人来人往,热热闹闹,王瀚的情绪渐渐好转。一次,一家医院的几位专家专程赶来给孩子看病,并传授护理知识。王奎海准备付费时,专家们不但分文不取,而且为他捐款1000元。

  这些来自社会各界的点点滴滴的帮助让王奎海时刻不能忘怀,他一直想找个机会来报答社会,报答这些好心人。

  2003年9月,他妻子病危时,王奎海无意中看到报纸上的一条消息说:因为受传统习俗的影响,我国捐献遗体者奇缺,给医学研究和教学带来很多困难。他当时眼前为之一亮:既然人的遗体对国家和社会有用处,为什么不把自己的遗体捐献出去呢?更何况家人饱受疾病折磨却没有治疗办法,如果捐献遗体能够推动医学研究,将来对控制这种疾病能有帮助,就可以让更多的人免受同样的痛苦,让更多家庭避免同样的不幸。

面对非议,四捐家人遗体

  2003年中秋节那天,王奎海和唐桂香做出了一个让全村人都咋舌的决定:签订捐献遗体协议。当时的唐桂香,体重不足60斤,面色蜡黄,脸腮深陷,浑身上下看上去没有一点肉,只有骨骼突兀地支撑着,能做的动作只是眨眼、点头、握手。但意识是清醒的,当王奎海趴在她耳边征求意见时,唐桂香点了点头,费力地抬起右手,把丈夫的手握了又握…… 

  2003年9月12日,青岛市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来到王奎海家,为他们夫妻俩双双办理了遗体捐献手续。3天后,唐桂香去世。王奎海接过红十字会人员送来的《遗体捐赠荣誉证书》,他的那双大手一直在颤抖。给妻子最后一次梳完头发,捧着证书,俯在妻子耳边,他轻轻地念叨着:“老伴儿,我们的荣誉证书来了,我给你念念啊:受之父母滋于人民,生前奋斗身后捐献,成全他人延续自己,精神可嘉功莫大焉……”

  王奎海的泪,顺着他黝黑而又布满皱纹的脸孔滚落。但是,他还要为亲人,哭两次。

  去年7月26日,儿子王瀚去世。11月24日,二女儿王丽去世。在儿子和女儿去世后,王奎海在遗体捐献书上再次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村民们都觉得这个怪老头疯了,说他们王家人的灵魂永远都不会安息,甚至有的村民专门跑到村干部那里询问,王奎海把全家人的遗体都卖了,到底挣了多少钱……面对各种各样的流言飞语,王奎海只是笑笑,他说:“我不用解释太多,我做的事情自己心里明白就行,我相信妻儿也理解我的做法,毕竟,我不想再让这种遗传疾病破坏其它家庭了。希望他们的遗体能对医疗研究有帮助。

感谢政府,死后将与老伴儿团聚

  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已经远去。面前的王奎海平静而憨厚。他说,妻子、儿子和女儿现在的灵魂都聚集在青岛福宁园的奉献林中,由于没有遗体,只能把他们的名字刻在石碑上,每年清明节,他只能对着亲人的名字追忆。前不久,他又和医疗机构签订了人体器官捐献协议。

  问起今后的打算,他说:“如今区政府给我们农民每人都办了养老保险,交不上保险金的政府还提供贷款。顶多四五年后,我每月都可以领到四五百元的养老金,即便儿女都在也不过如此,生活完全不用担心。我现在有两个心愿:一个是我的大女儿能够一直健康生活下去;第二是等我百年之后,去奉献林中和妻儿团圆。”

  在王奎海的感召下,小女婿深受感动,不久前,他也在人体捐献书上郑重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更多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琛ㄦ儏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