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四十八、我的死亡我做主!

[日期:2019-02-11] 来源:  作者:洪俊岭 [字体: ]

  琼瑶是华人圈里知名作家,他言情浪漫的小说,不知让多少人迷恋,她所刻画的主人公,成为多少人的追求;在生命走向余晖,炽烈的火焰行将燃尽时,她又以自己的理性睿智,交出了自己对“死”的答卷。

  她最近公开一封写给儿子和儿媳的信,透露她万一到了该离开之际,无论生什么重病,她都不动大手术、不送加护病房、不能插鼻胃管,强调各种急救措施也不需要,只要让她没痛苦地死去就好。她在这份遗嘱里说,“生时愿如火花,燃烧到生命最后一刻。死时愿如雪花,飘然落地,化为尘土!”希望孩子们到时不要让这片“雪花”在天上飘落好几年,“让我变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卧床老人”,那样,你们才是“大不孝”!

  看到这个报道,我想起了几年前曾经读过罗瑞卿将军女儿罗点点的著作《我的死亡谁做主》,书的核心内容是探讨如何告别美好人生。罗点点特别不能接受的是,一个走到生命尽头的人不能安详离去,反而要忍受心脏按摩、气管插管、心脏电击等惊心动魄抢救,她说:即使挽回了生命,也只是依赖生命支持系统维持的毫无生存质量的植物人状态,让病人的生命处于没尊严的状态。她希望更多人了解在生命末期放弃抢救也是一种权利。她提出的口号是“生的好、活得长、病的晚、死得快”。这与琼瑶先生的主张异曲同工,不谋而合。

今  年年初,台湾通过了《病人自主权利法》,将于2019日正式施行。该法规定了临床病人自主权利适用范围,包括:终末期病人、不可逆转的昏迷状态、长期植物人、重度以上失智、病人疾病状况或痛苦难以忍受且依当时医疗水平无法解决者。让病人能够清楚自己的病情,进而自己决定后续的医疗方式,病人有权拒绝医疗,以免除难堪的折磨、预约善终,求得好死。台湾社会普遍反映,医疗的本质是行善,不计代价去延长病人死亡的时间被认为是一种残酷的仁慈,这部法律实现了病人的主体性,体现了做自己生命主人的精神。

  其实,毫无意义的治疗,不但使终末期患者毫无尊严,也耗费了大量社会资源,据统计,台湾地区最近10年来,因为呼吸衰竭仰赖呼吸机存活,每年约花费合近50亿元人民币。在台北市长柯文哲看来,这些“天价账单”,是典型的无效医疗,“很多医疗手段已成为医生表达尽力、家属表达孝顺的工具”。

  说到这里,我觉得还是一个科学的生死观的问题。从对生命的呵护、热爱和敬畏,形成生命至上的普世价值观,科学的发展,对人的生命生物学本质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而且正在逐步形成科学理性的认识体系,从对脑死亡理论的认可到“不畏谈死、尊严离世”风气的形成,我们正在经历着这场逐步深化的变革。家庭和社会对病人应当负有治疗义务,但是一个没有任何治疗价值的生命,继续耗费大量有限的资源,使家庭、社会承担重负,这不符合医学道德原则,不借助人工系统延长生命,以没有或较少痛苦的方式离世,这是病人对生命质量和人性尊严的需求。“珍惜生命,尊重死亡”更是现代文明的写照。

  美国于1990年就出台了病人自主权利法案,奥地利2006年、德国于2009年也分别制定了病人自主法。就亚洲来说,台湾地区还是走在了前列。顺便说一句,有些患者生前表达了捐献器官的意愿,但因临终前做了长时间毫无意义的“抢救”,等到撤出人工生命支持系统时,这位潜在捐献者的器官已经被折腾的毫无用处了。所以,对于器官捐献志愿者来说,主张病人自主权利、放弃无效治疗,也是十分有意义的。

更多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琛ㄦ儏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