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四十四、不说不明的“供肾费”

[日期:2019-02-11] 来源:  作者:洪俊岭 [字体: ]

  举凡民众参与之事项,只要涉及到资金流转、收取费用,只有科目清晰、公开透明,才能顺畅运转,也才会被社会认可,这是公益事业成功的不二定律。今天跟您聊这个话题,是因为前些日子在大众网上看到一段关于器官移植手术后医患纠纷的报道,说的是一位器官移植患者在某市一家医院做了肾移植手术一个月后去世,其家属将医院告上法庭,医务人员收取的一笔“供肾费”,成为了该案争议的焦点。

  要说从一位志愿捐献者身上将器官取出,再移植到患者的身上,那可是一项高精尖的技术活儿,其人员成本、保存运输成本、设备成本都小不了。除此之外,器官捐献者及其家属为了实现捐献心愿,往来的交通、通讯、误工等费用,也是合理的成本支出。那么,为什么这位患者家属,在患者已经医治无效去世了的情况下,去向法院“讨说法”呢?我想,这里有个器官获取的相关费用凭什么收,按什么标准收,谁来收的问题。表面看这只是一个收费项目,其实,这里面蕴含了整个器官移植体系建设中,如何保障患者权益,彰显捐献者爱心,使器官捐献事业沿着正确轨道前行的大问题。

  国际社会一贯反对器官的非法买卖和变相买卖,但是对器官移植中发生的合理费用是认可的。世界卫生组织明确规定:“器官捐献应被政府和其他社会组织视为一种英勇和高尚的行为。报销捐献器官过程中实际发生的有凭证的费用,并不是支付购买器官的费用,而是对受者进行治疗的合理合法的开销。相关成本和费用应采用公开透明的方法进行计算和管理”。

  我国器官捐献工作因起步晚基础差,遇到了很多由于机制体制不健全而阻碍发展的问题。合理成本的公开化、规范化做得不到位就是一个很值得重视的大问题。现在,虽然临床使用的器官已经都来自于捐献,但接受移植的患者除了要负担移植手术的费用外,还要负担捐献者器官获取的相关费用,由于这笔费用还没有国家收费标准,因此也最容易产生漏洞和发生争议。

  说到这里,我想起1992年中国红十字会首次启动中华骨髓库建设时,当时的卫生部的一位领导就提出了很中肯的意见,她说:“这么大的事业,没有一个稳定的资金保障和费用合理分担机制,很难搞成”。果然,后来中华骨髓库因资金链问题,沉寂了九年之久。2001年重新启动时,各方面都十分重视资金保障问题,国家财政支持什么,社会公益支持什么,个人应该承担什么,都有明确的说法,制定了相应的财务运转规则。特别是骨髓捐献者为了捐献骨髓所发生的交通、通讯、误工以及骨髓采集的费用,在国家无力承担的情况下,明确这笔费用就由受益者承担。同时,为了避免有骨髓移植资质的100多家医院标准不统一,收费额度参差不齐,损害患者利益和事业的公益形象,中华骨髓库采取了按统一标准为临床医院代收代转的财务制度。使得患者花钱花的明明白白,心里踏实,也使得整个体系运转比较顺畅。

  没有严格的财务运行规范,就没有器官移植体系建设的成功,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还要下功夫建章立制。据了解,我国的器官获取组织正在积极与物价部门沟通,确定捐献器官获取、保存、运送、检验、器官分配等相关服务收费标准,有关部门也正在制定捐献者家庭的困难救助标准和流程。我想,随着这些制度规定的出台和不断完善,我国器官移植事业必定会得到健康有序的发展,模糊不清的“供肾费”就会成为历史。

更多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琛ㄦ儏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