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四十三、活体移植,你怎么看?

[日期:2019-02-11] 来源:  作者:洪俊岭 [字体: ]

  说到活体器官移植,先给您讲个小故事。仪表端庄的范徐丽泰女士在1997年香港回归后,担任了两届立法会主席,她不仅政治作为有目共睹,作为一个母亲,她在香港及至整个华人界更是有口皆碑。故事是这样的,她在加拿大读书的女儿患了急性肾炎,功能无法恢复,1995年,她捐出左肾,使女儿恢复了健康。几年后,范徐丽泰捐肾给女儿的故事才被媒体捕捉到。她说:“这是我一生中最难得、最幸福的一件事,我觉得这是上天赐给我的福分”。这段故事让我们十分感动之余,也令人不得不思考,救女儿一定要从妈妈身上割下一个肾吗?

  直到今天,活体器官捐献仍然是临床器官移植的重要来源。我国关于活体器官捐献是这样规定的:“活体器官的接受人限于活体器官捐献人的配偶、直系血亲或者三代以内旁系血亲,或者有证据证明与活体器官捐献人存在因帮扶等形成亲情关系的人员”。这段话您看懂了吧?核心是圈定了什么人才能成为活体器官移植的捐献者。一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二是有帮扶关系的亲情关系人。可以看出国家对活体捐献器官是持限制态度的。

  要实现活体捐献需经过具备器官移植资质医院的诊断、医院伦理委员会审核,以及省卫生厅的专家委员会批准,全部通过才能进行手术。据最新统计,公民逝世后的器官捐献和活体捐献的比例为,肾移植为五分之一,肝移植为十分之一。

  我国较多使用活体器官开展器官移植,是在2000年之后,那时公民逝世后的器官捐献还不成气候,有从国外归来的学者认为,开展活体捐献也可以适当削弱使用死囚器官的势头,给中国人争回一些面子。陈忠华教授就是当时活体移植的积极推进者,但是几年来的实践令他反思,他感觉到活体移植其实并不是一件应该被大力渲染和鼓励的事。活体捐献主要两大问题。一是“活体移植是以鲜血、痛苦、健康甚至死亡为代价的。这种方式无论是在过去、现在,抑或将来,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都不会成为移植手术的主流,只能作为无可奈何时的一种替代品。”有业内专家透露,活体移植有千分之二的捐献者的死亡概率;二是“假亲属”带来的混乱。按照我国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可以做活体移植的还包括“有证据证明与活体器官捐献人存在因帮扶等形成亲情关系的人员。”换句话说,除了亲属捐献之外,符合条件的非亲属也可以捐献。通过证件造假,留给想要利用漏洞牟利的人发挥的空间,捐献成了变相的器官买卖。几年前,某省级医院接待一对“亲属”,自称“外甥”的小伙子要给患尿毒症的“舅舅”捐献一个肾。但医院术前调查发现,小伙子与患者并非亲戚,而是企业主与员工的关系,存在买卖行为。

  20123月,全国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总结会上,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表示,以后器官移植将主要依靠公民逝世后的捐献,逐步限制亲属之间的活体移植。临床医生也纷纷表示,活体器官捐献与移植,不但有对捐献一方身体健康的担忧,伦理选择与判断更是个很复杂的问题,稍有不慎就会陷入纠纷。公民逝世后的器官捐献,彰显人类爱心,我国每年有逾1000万人死亡,其中若有几百分之一的人实现捐献,就足以保证临床器官移植的供应。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只要大力推广公民逝世后的器官捐献,就能消除活体捐献的对健康的损害,活体捐献迟早要退出历史舞台。您听我说的有道理吧。

更多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琛ㄦ儏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