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广东器官移植手术5年少近半自愿捐献少数

[日期:2010-05-22] 来源:信息时报  作者:记者 李楠楠 [字体: ]

  我国每年有150万人排队等待器官移植,但最终能接受移植的仅1万多人。上月中,广东启动了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再次将器官移植这一敏感话题推至前台——比起动辄数十万元移植费用,一“器”难求的问题更难解决。

  老校工患尿毒症 数十万元难求一肾

  陈诚(化名)是广州某中学一名校工,平常负责管理学生宿舍,偶尔也帮忙修剪花草之类的,工作二十多年来算是勤勤恳恳,目送了一批批学生毕业升学,学生们也都爱亲昵地称呼他为“诚叔”。今年2月初,一向干活不喊累的诚叔突然觉得每次只要劳动超10分钟,腰部就会异常疼痛。一个月后,诚叔在女儿的陪伴下到医院检查,竟发现自己所患上的是尿毒症,而且情况较为严重,即便进行透析也维持不了多久。医生告诉诚叔,器官移植是唯一办法。

  器官移植,对于只有高中文化的诚叔来说,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名词。虽然,关于器官移植的的新闻常见诸报端,但一想到将别人身上的东西取出放在自己身上,诚叔还是会禁不住寒颤,也不免感觉到疑虑。医生告诉诚时叔,如果能顺利找到肾源,加上手术费大概需40多万元,如果捐肾的是家庭成员且匹配成功的,全部花费可控制在20万元以内。考虑到诚叔儿子还在读书,亲戚朋友东拼西借地凑了40万元。

  但是,接下来主治医生告诉他,目前全国超过50万尿毒症患者,当中有超过30万人像诚叔那样要通过肾脏移植才能提高生活质量,但实际上每年只有2000余人能找到肾源,相当于平均每166人里只有1人有机会做移植手术。这个消息让诚叔知道,即使他付得起高额费用,也很有可能找不到合适的肾源。

  一“器”难求并不仅仅是尿毒症患者面对的难题,据统计,每年全国有150万人在等器官移植,但最终能接受移植的只有1万多人,广东7年内仅50例成功个案。那些曾为患者带来重生希望的捐赠者都是什么人?广东启动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后,和以往又有什么不同呢?

  据记者了解,广东启动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已有一个多月时间,但至今相关部门也没有收到一例自愿签定捐献器官协议的市民。而在试点开展器官捐献之前,仅有少数捐赠者在离开人世前表达了捐赠器官的意愿,有的甚至为此苦苦劝服家人。然而这样的故事太少,此前7年间广东只有50例成功器官捐献,传统观念和法规配套不全是器官捐献的主要障碍。

  捐献者故事

  打工仔捐器官救了六人 公务员为捐角膜苦劝家人

  2008年6月的经历,对于广东南海人冯姨来说绝对是一次再生。在此之前,她患上了罕见的细支气管肺泡细胞癌,受病魔困扰长达两年,终日只能靠吸氧度过,也丧失了基本的生活和劳动能力。然而,这一切都因为一位四川小伙子的意外死亡而改写。2008年6月10日,在广州花都打工的28岁四川籍青年李同(化名)因意外坠楼,送院后不治身亡。李同生前一边惦记着汶川地震后老家亲人的安危,一边则向身边人表达了希望用实际行动回馈社会的愿望。

  虽然李同生前并没有签署捐献志愿书,但事后他的亲人遵照其遗愿,迅速与中国器官捐献联盟取得联系,表示要将李同的双肺、一肝、双肾及双眼角膜全部无偿捐献给了中国器官捐献联盟。随后,中国器官捐献联盟按照就近援助的原则,迅速与广东各家医院联系。

  得知这一消息后,收治冯姨的广医附一院(广州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马上发出了请求,经前瞻性基因配型,供受体匹配性良好,能够进行双肺移植。6月11日,经过了长达6个多小时的手术,李同的双肺顺利移植进了冯姨体内。李同捐赠的器官,也在广州的不同医院里陆续救治了6位病人。

  “捐献是一种生命延续。”小何目前就读于东莞某大学,几年前亲历了他爸爸的角膜被移植到一位女孩眼睛里的经过。小何的父亲是深圳特区的一名公务员,早在2006年的一次器官捐献宣传活动中就签署了志愿捐献书。2008年何爸爸被检出患有晚期癌症,生命弥留之际突然想起了曾经填写过的器官捐献志愿书,于是跟家人提起了自己的意愿,交代称将来不治后愿意将角膜等器官捐给有需要的人。

  “家人几乎一致不同意,甚至不敢告诉奶奶有这么一回事。”小何回忆说。当时大家都一心想着何爸爸的病或许会有奇迹性的好转,所以谁也都没有考虑这些事情,反倒是何爸爸一再坚持。小何告诉记者,当时医生知道后也来做家属的思想工作,劝说人走了一切都是空,如果能捐献器官帮助他人,也是自己生命的一种纪念,还承诺事后会将捐赠者的人体形态恢复正常。在说服了最反对捐赠器官的奶奶后,何爸爸也安详地合上了双眼。“爸爸临走前,医生都守护在病床前,合上眼睛后马上就被推进手术室,但这次爸爸就像参与抢救一样,是在抢救另外一个人生命。”小何告诉记者,他爸爸的角膜被移植到了一位初中女生的眼睛里,这名女孩在一次交通事故中被碎玻璃刺伤了眼睛,导致角膜破损而失明。移植手术后,何爸爸的家人一直觉得这位女孩的眼睛就是爸爸的眼睛。

  器官捐献现状

  每150人仅1人获移植传统观念是头号障碍

  “目前器官移植手术已经是相当成熟了,国外能开展的国内基本都能开展。”中大附一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器官移植科主任何晓顺表示,国内可以实施的移植项目包括肾脏、肝脏、心脏、胰脏、脾脏、小肠等单个器官移植,也包括多个器官置换的联合器官移植,此外还有角膜、骨髓、细胞等移植。根据广东省卫生厅公布的数据,目前广东省经OTC(卫生部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委员会)核定开展人体器官移植医院有9家,指定开展人体器官移植医院有6家,并对各家医院开展的器官移植项目有明确规定。

  眼科医生担心移植技术生疏

  和移植技术发展不相称的是器官来源的缺乏,像上文诚叔那样急需器官移植的病人数量相对惊人。据介绍,我国每年约有150万患者需要进行器官移植,但每年完成的器官移植手术仅1万例左右。这个150:1的器官移植率远远低于美国的5:1和英国的3:1。国内即便是香港这样的有较完整器官移捐献体系的城市,也常常为器官来源的不足而担忧,香港移植学会会长李锦滔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前香港约有1700人在轮候器官,当中超过90%为需换肾者,平均要轮候4至5年;换肝者也面临重重困难,即使成功配对到合适的肝脏,仍有逾半因死者家属反对而告吹。香港移植学会今年4月访问了442名等候器官移植的病人,59.5%受访者担心成为家人的负累;52.3%受访者担心经济问题;约48%则担心治疗带来不便及病情恶化;18.6%相信自己快将离世;6.8%曾想过轻生。

  “我都好几年没有做眼角膜移植手术了,再不做可能都生疏了。”广州一位眼科教授用无奈的话语表达了目前器官移植的现状——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由于捐献器官数量有限,加上器官捐献登记与分享系统对接不完善造成的巨大浪费,器官紧缺已成为我国器官移植发展的瓶颈问题。”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日前在广东省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启动会上表示,2004年广东共施行器官移植手术2034例,到2009年,这一数字减少到了1118例。

  捐献者同意也可能因家人反对告吹

  在不少器官移植专家看来,人体器官稀缺是个伪命题,因为每年死亡人数远远多于等待器官移植的病人,即便剔除器官无利用价值的衰老死亡者,其他死亡者的人数也远高于需求人群,而且每个捐献者如捐献出全套器官,还能满足多人需求。所以目前急需解决的问题应是如何扩大志愿捐献者人群。

  2003年至今,广东仅完成50例人体器官捐献,其中49例在深圳,即便在全国,至今也只有1300例器官捐献。一“器”难求的背后是器官捐献者的缺乏,而鲜有捐献者则与传统观念和无法可循不无关系。 “入土为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等传统观念在许多人思想中根深蒂固,成了遗体捐赠的一大障碍,在捐献者去世后,有些家属不执行捐献人志愿的情况也时有出现。

  在专家看来,观念还有望改进,而相关立法以及平台搭建则需加紧执行。据介绍,在广东已成功完成的50例人体器官捐献中,深圳便占了其中49例,深圳能开风起之先,主要便来自特区所专有的立法权,自2003年《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献移植条例》颁布实施以来,器官捐献已逐渐被市民所接受,已有7000多名市民向深圳红十字会递交了捐献器官的志愿书。

  关于器官移植的案例,随着近几年观念的进步,也不乏有一家三代同堂齐齐签署捐献志愿书的事迹。但有捐献志愿和最后是否能完成捐献愿望的,则往往成了不少捐献者所担心的问题。其中最典型的案例便是前几年广为媒体报道的“17岁少女遇车祸昏迷,家人欲捐其器官遭医院拒绝”,据报道,2007年的一场车祸,让17岁成都女孩冉婷陷入了永远也无法醒来的昏迷,医生已判定其为脑死亡,此时捐献器官、让女儿生命得到另一种延续,是悲痛中的冉婷父母的最后一丝慰籍。然而,成都市红十字会的回复则让他们再次陷入了痛苦——我国对脑死亡尚无相关法律法规,无法为他们办理器官捐赠手续。

  器官捐献的最佳时机在捐献者脑死亡之后、心死亡之前,一旦错过器官的价值将大打折扣。那么获取器官的及时性和器官分配的公平性有没有保障?都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

  摘取时机极短会否被延误?有待立法支持

  最理想的器官捐献时机在脑死亡之后、心死亡之前,一旦错过器官的价值将大打折扣。“在移植实践上也发现,有不少人即便有捐献意愿,但等到发现的时候,已不具备移植条件了。”广州某医院资深器官移植专家表示,其中除了脑死亡无界定的因素外,与无具体平台操作,各医院各自抢器官也有较大关系。

  器官捐献难题重重,也让不少市民一再担忧,即便有器官捐献之心,也难保会最终能顺利实现。“最怕的就是一片丹心热血,最后却无法付诸实现。”市民刘先生表示,尸体器官摘取需极短时间内进行,医院是否能第一时间获取到信息进行摘取,而且要避免捐献导致腐败滋生,“一个肾脏在黑市买卖可能卖到几十万,会不会有人以此牟利也很难说。”

  作为全国较早开展器官捐献工作的城市,深圳红十字会专职副会长赵丽珍对如何扩大捐献人群和保证捐献者意愿得到实施,有深刻的体会。据她介绍,按照国外经验,交通意外是器官捐献的重要来源,不少国家都在司机取得驾驶证时,就动员其签署人体器官自愿捐献书,并将其附在驾驶证的后面,一旦发生交通意外死亡了,医务人员在车祸现场或送院死亡期间,会查看驾驶中是否有志愿书,如果有的话则直接就将有用的器官取下,用于帮助有需要的人。借鉴了国外的经验后,深圳红十字会曾在交警的办证大厅内设置了人体器官捐献的签订点,并动员准司机们领证后签署,结果却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司机纷纷抗议,我们才刚刚来领证,你们就这样咒我出车祸。”赵丽珍表示,这样的想法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所以在动员捐献的时候也应注意形式,像国外有些地方,则是实行不否认即默许的形式,即生前如果没有明确要求死后不捐献器官,则死后医生便有权利摘取器官再利用。

  “如果确定了捐献的意愿,捐献者临终前便会有医生在旁边等待,确定死亡后则会第一时间进行器官摘取。”赵丽珍表示,车祸虽然是潜在的最大的器官捐献现场,但车祸后要第一时间先通知警方,确定死亡后也常常要进行一系列的调查和程序,所以在器官捐献立法方面,可以针对这些事情进行专门立法,比如在确定脑死亡后医生可优先进入摘取器官,避免错过最好时机。

  此外,对于病危的捐赠者,各红十字会所配备的协调员,应在接到病危情况后,及时赶到现场并关注病情进展,一旦捐赠者死亡则需尽快通知器官获取组织前来摘取,避免逾时失效。

  器官分配如何才公平?建议实行打分制

  器官该如何捐献?捐献后怎么分配?对于这些热心街坊关注的问题,广东省红十字会相关负责人坦言,虽然试点工作已开始近一个月,但由于之前器官捐献属卫生行政部门管理,现在归到红十字会来执行,其中有不少关系需厘清,所以目前细则性的内容还有待出台,也暂未接到任何捐赠意愿。

  据悉,器官捐献的第一步首先将会搭建捐献平台,省内有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可通过网络清晰各种器官的流通情况,而摘取器官的医院和进行器官移植的医院将不会相同,避免各自为政各取所需的情况发生。“但有个问题是,各个试点还是以省为单位,广东的器官将不会供应到其他省份去。”该负责人表示。

  对于器官如何合理分配的问题,向来以博客作为思维碰撞场地的廖新波则在博文上推荐了日本的经验,据其介绍,日本针对不同器官制定了操作性强的选择标准,即对患者进行打分排名。以确定接受捐献肝脏的患者为例,由于肝脏从捐献者体内摘取到移植后重新恢复血流不能超过12个小时,所以首先要划定一个在相应的时间内能切实把患者和移植器官都运送到位的区域范围,然后对处于这个区域范围内希望接受移植手术的患者进行优先顺序排位,主要考虑紧急程度和血型,总分值越高的患者越优先安排手术。紧急程度则按照医生预测患者还能存活的时间确定,患者生命不足1个月是9分,1个月至6个月是6分,依次类推。血型完全一致为1.5分,适合为1分。两项分数相加,数值越大的患者越优先安排手术。

  普通市民如何报名捐献器官?

  可到省红十字会登记或咨询医院

  与国内在器官捐献方面工作滞后相比,美国早在1984年,就通过《国家器官移植法》成立了专业机构负责器官的捐献与分配,其中最主要的是器官获取与移植网络(OPTN),负责全美器官捐献与移植信息采集、管理及器官配型,患者不会因为地域关系而影响器官信息的获取。随后两年,OPTN开始由美国器官资源共享网络(UNOS)负责管理,UNOS是一个私立的、非盈利的机构,它的目的是为了提高人类器官捐献、摘取、分配和移植的效率。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首先需要找到UNOS下设的移植小组,移植小组会对患者的健康状况、药物使用记录进行评估,以确定其是否属于移植的合适候选人。如果合适,移植小组会将患者加入全美等待移植名单中。患者的相关信息将被输入全国数据库。当有捐献器官可用时,当地的器官获取组织将收集有关捐献者的相关信息并输入由UNOS维护的程序中。该程序自动生成潜在接受者的顺序列表,这一措施保证了捐献器官分配能够公正合理,避免了人为因素导致的不公平。

  据介绍,广东省人体器官移植虽然具体细则和操作仍未出台,但目前已先期成立了人体器官捐献组织领导机构,其中包括广东省人体器官捐献委员会(PODC),下设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PODO)、人体器官捐献专家组和人体器官获取组织(POPO),对全省的人体器官捐献进行统筹管理。

  有捐献意愿的人可到当地省红十字会或其下设的捐献登记站联系,办理相关捐献手续,此外还有一批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在医疗机构中发现潜在捐献者,如捐献医院的病人或家属也可与医院咨询,如潜在捐献者或其配偶、成年子女、父母有捐献意愿,由协调员帮助完成捐献手续,确认后录入人体器官捐献者登记管理系统。当捐献者进入待捐状态时,医院将对其进行医学检查后,由省级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通知获捐组织进行器官获取。而省级人体器官专家组将根据分配原则对捐献器官进行分配。捐献者完成捐献后,由医院进行符合伦理原则的医学处理,恢复遗体原貌。

  “最后,使器官捐献者和家属得到应有的尊重,得到心灵的安慰”,廖新波称,在香港,政府在器官捐献方面做了很多的公益广告宣传,启动了“爱心献再生器官捐赠行动”;在南京,有一片捐献遗体的志愿者纪念林;在上海市,为捐献遗体志愿者树立了纪念碑;有的城市还建立起器官捐献者纪念馆。

更多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琛ㄦ儏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